人应该应该怎么做?

你应该应该怎么做?

我应该应该怎么做?

他应该怎么做?

这些养育者跟孩子的联结不是通过情感,而是通过“要求”、“对错”、“道理”,这样就会导致这个孩子情绪情感的智力部分没有得到充分引导、锻炼和发展,而过度的发展了很多“道理化”的能力,然后他们长大后继续采用这种模式去跟别人进行互动,复制早年用“道理”跟人联结的模式,让人觉得情商低。

过度的讲道理之所以让人觉得情商低,是因为只讲道理的人,看不到活生生的人的存在,看不到每个个体的个性差异,他们固执的活在某些大道理里,认为人应该遵从他说的那些道理,这样就会造成两种后果:分裂和强迫。

一个只讲道理的人必然容易活在分裂里,因为凡是道理,都容易有对错,都容易沉浸在理所当然的对错思维里,当然都是理直气壮的认为自己坚持的是对的,别人是错的,或者这么做是对的,那么做就是错的,所以他们时常会陷入到和人争对错的的局面里。

不光这样,当面对一些复杂的人际关系和更棘手的问题场面时,对错思维很明显会暴露弊端,因为既然涉及到复杂,就不可能是谁对谁错这么简单。

具有对错思维的人还很容易对事和人进行评判,所以只讲道理的人对自己和对他人都容易有很多不接纳,他们在说“应该怎么怎么样”,总是在给自己和别人提要求,而完全看不到真实的自己和别人,他们无法把人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整合起来,因此会很分裂,严重的人,可能会陷入偏执之中。

一个只讲道理的人也是最容易发生强迫行为的人,因为只关注道理,信奉“应该”法则,当这种道理和应该跟自己的感受冲突时,他们一味采用的是压抑自己的感受,或者让自己的感受让路的方式去解决问题,由此,构成强迫。

通过强迫的方式让自己做事的人,体验不到自己做事的乐趣,容易陷入到机械和麻木里,有时候这种强迫过多的话,还会引起当事人大量的内心冲突。

我通常用马和骑马的人来比喻这种关系,马是情绪感受,骑马的人是要求,骑马的人必须了解自己马的感受,特点,才能更好的管理马,和马一起奔向目标;而如果骑马的人只关注自己的目标和要求,完全不顾马的感受,一味的抽打马,希望它奋力奔跑,这样的方式可能会把马搞崩溃,引起马的对抗,导致别扭效率低的局面。

总之,无法让马快乐的奔跑,也就无法发挥出马的潜力。

同理,通过强迫的方式让别人做事的人,也容易激起别人的反抗,让自己和别人都不爽。

 

沟通的关键是学会“理解”

过度讲道理不能促进对人的理解,沟通的本质是理解别人,而理解别人的前提是先理解自己。

如果我们过度的活在各种道理中的话,我们就无法理解自己,因为我们抱有的视角一定是先判断“我这样对不对”,“我这样应不应该”,而不是“我为什么会是这样”,“我想要什么”“做什么会让我很开心”这种基于理解自己的思维角度。

一句话,过度的道理和要求是在围绕一个外物(早年养育者的要求)构建自我,在这种构建里,我的感受和需求是不重要的,我必须围绕这个外物发展自己,否则我就是没道理的,不应该的。

活在大道理里的人,无法接纳真实的存在,也无法接纳真实的自己和别人,他们只能接纳道理。

当人们不接纳现实时,就无法发展出“理解”的能力,因为理解的前提是先要接纳,接纳自己、别人情绪感受的真实性、正当性、合理性,然后才能尝试去发展理解自己,理解别人的能力,由此构成情商。

情商高的前提是:你首先要先接纳情绪感受的合理性、正当性,然后再去分析这背后的原因。

从批判到接纳意味着人要发展一种能力:整合的能力。把好的坏的、对的错的整合到一起,从整体的角度客观的看待问题。

根据心理学家梅兰妮克莱因的观点:整合能力是人的心理发展中很重要的一种能力,没有发展到整合阶段的人,心理发育会停滞在偏执—分裂里,这意味着孩子无法整合感受里的妈妈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因此对世界的看法停留在分裂里。

整合能力的发展,依赖于孩子在心理上必须能确认自己是好的这个前提,因为只有确认了自己是好的的时候,我们才能承受的起妈妈不好的一面。

那么这依赖于妈妈始终要向孩子传递:妈妈是爱你的,你是好的,你没问题这样的感受和信念。

当有这个基本保证的时候,孩子就不会怀疑自己有问题,他就会建立对世界基本的信任感,这时,如果妈妈有一些不好的地方,他也具有了承受的能力,由此好坏得以整合——妈妈是一个好坏各有的人,但她是爱我的。然后他尝试可以去理解到妈妈不好的一面的原因。

一言以蔽之,只有解决了“自我认同”的人,才有能力去理解别人。而只讲道理的人,很明显,还停留在需要用道理去自我认同的阶段,他无法确认自己是好的,由此也就不具备理解别人的心理空间和能力,而“自我认同”,就是我之前在关于情商的文章里提到的“心理饥饿”问题。

 

少讲道理和要求,多关注感受

道理和要求是在成长过程中,我们被外界灌输的一种东西,它其实不是你的东西,更多的是父母和外界提的一些要求,这些要求未必符合你、也未必适合你,你甚至没想过它们或许不合理,或许没想过你为什么一定要符合这些要求,按照这些要求活着。它们只是因为你小时候这么做,父母很认可,所以还在继续保持的某种惯性。

或许也可以这么说,小时候你通过遵守这些道理、要求,来获取父母的爱和认可,来确认自己是个没问题的孩子,来确认我很好的方式。

一句话,你需要很懂事,很正确来换取父母的爱和认可。

但是这样做的时候,你心里压抑着大量的不被爱和认可的恐惧:害怕自己不对和不懂事了,没有道理了,这些爱和认可就消失了,所以你总是需要强迫自己,在道理和自己的感受面前,你优先照顾这些道理,而不是尊重自己的情绪和感受,接纳情绪和感受的合理性。

心理学家认为,情商其实是人格特征的综合体,与智商不同的是它具有可塑性,不会一成不变,所以想要提升自己的情商,只要付出相应的耐心和精力,就一定能够得到改善。

就像小时候,父母总是不接纳我们情绪情感的合理性,总是评判我们不应该这样那样一样,比如小孩不应该馋嘴,小孩不应该让大人生气,小孩不应该哭闹,小孩应该懂礼貌一样。

他们从未尝试过理解:

为什么我们会馋嘴?

为什么我们要干一些事,让大人生气?

为什么我们有时会哭闹?什么时候我们会哭闹,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我们不懂礼貌?发生了什么?

这些对情感和感受的忽视,甚至否定,让我们的真实自我得不到发展,让我们总害怕一旦不遵守那些所谓的要求和大道理了,我们就是不够好的了。

但实际上,你任何的行为都是合理的,小孩不就是会馋嘴吗?小孩凭什么不能让大人生气?小孩凭什么不能哭闹?小孩为什么要懂礼貌?怎样才算懂礼貌?

这些要求和规矩其实是可以变的,因为视角不同,需要的要求和规矩就完全不同,正是在这一点上,没有绝对正确的道理,只有从某种角度出发,某种人的需求出发,暂时和局部的观点。

可是小时候,我们被剥夺了这种坚持我们的感受,说出我们观点的机会,我们被强迫只能服从大人的要求和道理,被强迫执行,由此我们也就失去了发展关注自己感受、了解自己、认识自己、更客观的认识这个世界的能力。

也就是说,你对世界的认识和观点和道理,必须是要结合自己的感受来进行的,这样发展出来的观点的能力就不会只是一个空洞的道理或者一个死板的要求,它会是灵活的、更多角度的、可以多种观点并存的能随时可选择调整的,而不是强迫的和非此即彼的。

认识到他人的视角和自己的视角会有不同,并把这些区分开来,更多的能去理解别人而不是评判别人对不对,合不合适,这样我们就能从争论道理进入理解的阶段。

是的,当你尝试去理解的时候,你的情商就有了提高的可能,本质上情商就是对情绪情感感受的理解分析应对能力,但首先,要提升这个,你得先放下道理,放下对错,然后去关注你的感受。

被誉为“情商之父”的丹尼尔戈尔曼说:

情商比智商以及任何职业能力都重要,情商是人类最重要的生存能力,一个人的成功,智商的只占20%,其余80%是情商的作用,也就是如何做人。

一个人如果不具备情感能力,缺乏自我意识,不能处理悲伤情绪,没有同情心,不知道怎样跟别人和谐相处,即使在聪明,也不会有大的发展。

所以,答案来了,情商高就是能控制好情绪。

无论你的负面情绪有多小,也会不可避免地影响到周围的人,即便你的负面情绪再无伤大雅,也会破坏别人对你的印象,让别人远离你。

所以,即便不懂人情世故,也要控制情绪,而不是受情绪所控制。

如果出现负面情绪,就需要及时调整,在发脾气、愤怒之前,不妨多想一想负面情绪会给自己和他人带来伤害或不悦,这样便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从负面情绪中挣脱出来。

情商这东西,本来是来自于阅历的积累,而并非是简单的去迎合别人,而且迎合不是指单纯的拍马屁,而是更高级的从你内心表现出来的互相欣赏和理解。

 

毕竟这个年代,会拍马屁的人太多了,但是能让别人感到和你相处很舒服是比较少的,所以,提升情商的关键就是放下道理,去跟你的感受去做出行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