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大全_诗词大全_古代抒情诗词大全

原文

明日歌

明日复①明日,明日何其②多。

我生待③明日,万事成蹉跎④ 。

世人苦⑤被今日累⑥,春去秋来老将至。

朝看水东流,暮看日北坠。

百年明日可几何?请君⑦听我《明日歌》。

明日歌(《鹤滩稿》卷一)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日日待明天,万事成蹉跎。

世人苦被今日累,明日无穷老将至。

朝昏滚滚水东流,今古悠悠日西坠。

百年明日可几何?请君听我《明日歌》。

注释

①复:又。

②何其:多么。这句说:明日是何等的多啊。

③待:等待。

④蹉跎(cuō tuó):光阴虚度。以上两句说:如果每天只空等明天,那么只会空度时日,一事无成。

⑤若:一作“苦”,有些版本为“世人苦被今日累。”

⑥累(lěi):带累,使受害。这句说:世上的人都受“待明天”的害处。

⑦请君:请你们。

翻译

总是在期待明天,又有多少个今天呢?

我的一生都在期待明天,什么事情都没有进展。

世人和我一样辛苦地被今天所累,一年年过去马上就会老。

只有活在当下才能感受到早上看河水向东流淌,傍晚看太阳向西坠落的真正生活。

百年之中的今天可有多少呢?请大家看看我的《明日歌》。

创作背景

这首诗词是古代儒者钱福的一首诗歌。有人认为是续文嘉的《今日歌》而作,其实即使看它们的生卒年即可知,应该是文嘉(1501~1583)续钱福(1461—1504)的《明日歌》而作《今日歌》。

另有记载文嘉也作有《明日歌》。因此,明日歌的作者待考证的有两个,分别是钱鹤滩(又名钱福)和文嘉,历来说法不一。

《华商晨报》(2009 年 3 月 11 日)《〈明日歌〉的作者有两个?》一文载:《四库全书》的记载和《文氏五家诗》表明《明日歌》作者是文嘉,所以,很多人倾向于《明日歌》的作者是文嘉。

《咬文嚼字》(2013年第11期第43-44页)《〈明日歌〉的作者不是清代人》一文载:钱鹤滩有《鹤滩稿》(明万历三十六年沈思梅居著述)等专著流传迄今。《明日歌》一诗即收录在《鹤滩稿》卷一之中。且文中对于钱鹤滩的身份做了补充说明,即“钱先生讳福,字与谦,家近放鹤滩,因自号鹤滩云。”,并对其孝中进士的事及卒年做了介绍。

可见,虽然对于《明日歌》的作者难有定论,但针对钱福与文嘉谁作于先,谁续于后抑或很清楚的。

作品赏析

这一首诗七次提到“明日”,反复叮嘱他们应珍惜时间,今日的事情今日做,不要拖到今天,不要蹉跎岁月。诗歌的含义简单,语言明白如话,说理通俗易懂,很有教育意义。

这一首《明日歌》给人的启示是:世界上的许多东西都可努力争取和失而复得,只有时间无法挽回。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时间永不回头。不要今天的事拖明天,明天拖后天。要“今天的事,今日毕。”

《明日歌》自诞生迄今,数百年来广为世人传颂,经久不衰。诗人在作品中呼吁和告诫他们应牢牢地把握稍纵即逝的明天,今天可做的事一定要在现在做,不要把任何计划跟希望寄托在未知的昨天。今天才是最宝贵的,只有紧紧抓住今天,才能有充实的今天,才能有所作为,有所成就。否则,“明日复明日,”到头来只会落得个“万事成虚度”,一事无成,悔恨莫及。因此,无论做哪些事都必须牢牢铭记:一切从那天开始,一切从那时开始。

这首诗内容充实,语言流畅,释理通俗明了,说服力强。

名家点评

钱泳:后生家每临事,辄曰:“吾不会做。”此大谬也。凡事做则会,不做则安能会耶?又,做一事,辄曰:“且待明日。”此亦大谬也。凡事做则会,若一味因循,大误终身。故曰,钱鹤滩先生有《明日歌》最妙。

赏析

这首诗的含义简洁直白,没什么涵义的个别。但它所表达的却是从古到今大家经常想要避免的一种弊病。很多人都将“明日”当成一个借口,逃避眼下应该马上解决的难题,而放任自己的自私,直到“万事成虚度”时才后悔不未。其实如同作者所说“百年明日可几何”,一生中虽然可有多少个明天呢?最重要的不是明天,而是好好把握这次。

作者简介

钱福,生于明英宗天顺五年,卒於明孝宗弘治十七年,终年四十四岁。自幼天资聪慧,才思过人,七岁即可作文。少年时即为名秀才,与同县顾清、沈悦齐名诗词大全,人称“三杰”。曾游小赤壁,对客放歌:“六丁拔出天地骨,一柱镇压东江东。”那时的人都觉得这是奇句。

成化二十二年(1486)举人。弘治三年(1490)进士第一名及第(状元),廷对策三千余言,词理精当,不用草稿。任职翰林院修撰,更致力于诗文,雄视当世;才高气奇,数千言立就,词锋所向,无人能与对抗。又工八股文,王夫之称与王鏊齐名,曰“钱王两大家”。性豁达,喜喝酒,每喝到醉,往往言语伤人,因而不为同列所喜,致招谤议。弘治六年(1493)任会试同考。后即托病告归,不再出仕。

诗文有名一时,四方求者极众,常于宴会上一面应酬宾客,谈笑风生;一面对客挥毫,众得所请而去。对松江知府刘琬落落不加礼,刘琬怀恨于心。后刘琬被人诬陷,钱福闻讯后,急到吴门(今南京),为刘琬辩白,因得缓解。刘琬深为感激,欲求亲近,而钱福一如既往,并不加以理会。钱福去世,刘琬哭祭,出资造坟,请沈悦写行状,顾清写传记。

他著有《鹤滩集》(6卷附《鹤滩遗文》1卷)、《尚书丛说》等。辑有《唐宋名贤历代确论》(10卷)传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