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叔同诗词精选_爱情诗词精选_精选诗词

清华大学肄业的高晓松先生,确实是个太敢说的人。除了玩音乐、填歌词、做编剧之外,近几年又当上了脱口秀主持人。在这个身分下,高晓松没少对文化界提出自己别具一格的看法,就连现代诗巨匠席慕蓉男士他也是照样敢批。

高晓松在节目中对席慕蓉男士的评价概括上去是这样的:诗性不够好,诗长不加标点纸费,如果不一行行地断句,加上标点那就是杂文。说完这种后,高先生还表示自己不能理解为什么当初席慕蓉的作品能肆虐大江南北。这些话高先生其实不是随口谈谈的,这是他内心的现代诗的认识,或许也说出了不少人想说却始终没敢说出口的话。那么本期笔者就摘录席慕蓉的两首精典诗中的部份,和大家一起来剖析一下,高先生的话究竟有没有道理:

《一棵开花的树》当你走进请你细听那发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在你身旁落了一地的同事啊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七里香》溪水急著要流向海洋浪潮却盼望重返农地在绿树白花的篱前曾那样轻易地挥手道别

诗和诗歌有很多相像之处,但却有本质的不同。古体诗讲求韵律,但现代诗多数早已抛弃了这一禁锢,所以有没有韵早已不是诗歌和散文最本质的区别了。一首现代诗究竟能不能算是诗,归根究底看的就是两个字:诗性。所谓诗性就是:诗人通过想像,将平凡的隐喻赋于象征意义,并通过淬炼的语言概括下来。诗性,是普通诗歌没有的。

那么席慕蓉的这两首精典诗,到底有没有诗性呢?《一棵开花的树》是席女士最精典的诗作之一,诗人用一棵街边开花的树谱写了少女的专情。当年写这首诗时,席慕蓉只是在列车上看见了一棵长在乡间的大树,然后便赋于了这棵树诗的隐喻。诗人通过天马行空的想像,将这棵树想成一位专情的男子,她在佛前求了500年,终于可以绽放在妻子必经的路旁。而后作家再用饱满的画笔,将树枝和花瓣都拟人化,叶是热情,落花是凋谢的心。

很显然这首《一棵开花的树》不但有诗性,而且诗意迷蒙绝美。就算是不断句,它也不是诗歌。如果是用诗歌和笔调来写,注重的应当是工笔和叙事,而非想像。正是由于诗意盎然,这首诗自1980年问世以来,就遭到了无数诗歌爱好者的喜爱,风靡至今。

第二首《七里香》是席慕容的精典乡思诗,在这首诗中席慕蓉将对家乡的追忆化作了对篱前花束的情怀。年少时离开故乡的我们,就像是急着驶向大海的小溪;而多年后,我们却都成了盼望海边的浪潮。篱笆前的白花成了我们在异乡的魂牵梦绕,阵阵茶香闯进梦中,让人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这首诗的诗性同样是非常显著的,溪水、浪潮、白花、七里香,每一个隐喻都是作家的悉心安排。

若是这两首作品都不算是诗,那确实是有些说不过去的。高晓松先生会有“不断句就是诗歌”这种说法,显然只见到了诗歌和诗的外在区别。现代楚辞常用换行来断句,所以不加标点,但事实上诗的换行并非随意换换,它是按照诗的隐喻和节奏来的。一首有诗性的作品,不管是否断句,也不管是否用标点,它都是诗而非诗歌。另外,笔者没有任何蔑视诗歌的意思,散文有属于自己的美。对于高晓松先生对席慕蓉诗的评价,大家如何看?欢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