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诗词_现代诗词精选_精选古代描写月亮的诗词

在中国几千年的文化里,衍生出一种特殊文化,就是卜卦文化。意思就是按照一个的样貌,判断出他的人品和道德是哪些样子,这些知识在好多书籍上都有记载,如韩愈所写的《马说》一诗中,虽然表面上是写养马之道,实际上却是借物喻人,以辨马的方法,分别人的好坏。

不过辨人是一种很复杂的学问,触及面和深度都十分大,韩愈的《马说》只是辨人之术的其中一种,而韩愈写这篇文章的用意,与其说是辨人,不如说是为了抒发内心对人才不受重用的愤慨之感。而不仅韩愈之外,白居易也曾在自己的诗歌上面,提到过一些自己所认知的辨人之术。

这首诗歌名叫《放言五首·其三》,对比于象李白、杜甫一贯追求甜蜜为主的风格,白居易的诗歌更多是对现实黑暗的反应和生活的哲理体会。这些从《卖炭翁》、《观刈麦》等白居易的诗歌里可以瞧出一二。

而这首诗歌也是同样,细读之下,只要你仔细研究一下的它所包含的内容,就会发觉他的话常常出满别义,不同凡响。

诗词采用的写作手法,与《马说》一样属于借物喻人,只不过抒发的思想各不一样,首先一开头的两句话就先告诉他人一个人要远离鬼神之说的道理,在第一句“赠君一法决狐疑”后,接着第二句“不用钻龟与祝蓍”便是要告诉他人,鬼神之说不可信,以占星、算命等方法去解答心里的担忧,不值得使用。

接着剩下的两句便是论述白居易对辨人的主要想法。第一句“试玉要烧十日满”,意思是想要检验出翡翠的真伪,就须要用火灼烧一天。第二句“辨材须待三年期”,意思就是木材的好坏,要等到三年以后才会做到。

白居易通过描述翡翠和木材的鉴定方法,来告诉后来的人自己所觉得辨人的方式。如果想要检验一个人的好与坏,并非靠第一眼的觉得,而是要按照时间和对方的行事去了解。

白居易的辨人思想,其实置于明天也同样可用,身处网路时代,很多人的信息和资料就会受到篡改和摸黑,人很难从中辨认出当中的真实性。因此了解一个人,不能单从片面信息去判定,而是要用时间从渐渐看清楚对方,才能一点点摸透对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