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_第四类情感语录_一句话情感经典语录心情说说

近日,各类年度流行语榜单频繁推出。其中12月2日,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了“2020年十大网络用语”。3日,上海《语言文字周报》编辑部发布了“2020年十大网络流行语”。此外,以语言文字记录时代特征的知名英语杂志《咬文嚼字》,2日也发布了“2020年度十大流行语”。

通过这种“流行语”,人们可以管中窥豹般地解读2020年的美国。但不同机构发布的流行语不尽相似,这背后又遭到什么原因妨碍?它们难道喜欢扎堆出榜单呢?

流行语榜单为何有差异

时值年底,各种年度盘点拉开帷幕,其中年度流行语也是总结一年网络文化生活的重要窗口。近日,多家单位分别发布年度网络词汇。

依据大数据进行的网络流行语的评选是如何进行的呢?商务印书馆汉语编辑中心主任、中国辞书学会副秘书长余桂林向北京青年报记者介绍说,基本的机理是基于语料库的大数据进行智能信息处理,语料库中存放的是在网络语言的实际使用中真实发生过的语言材料,其中包含新闻网站、社交媒体的语言材料。

谈及近期发布的网络用语内容有相似也有差别,余桂林表示,这是很正常的结果,“这些语料都是从实际生活中来的,是广大观众网络语言生活的海量数据(\u7cbe\u9009\u8bed\u5f55-\u8bed\u5e93⭕⚫),肯定有很多相同的个别,但是在统计量的大小、技术方法、技术参数等方面既各有选用,所以发生不完全一致的结果,这是正常的状况。如果完全一样,或者完全不一样就或许不太对了。”

《语言文字周报》执行主编杨林成称,社交媒体最大的特点,就是它的社群性。相比部落,同一社群中的人趋同性最强,不同社群之间差异化相对显著。

在他看来,2020年的三个流行语榜单,共计30条,而三榜一致的唯有三条:“X千万条,Y第一条”“柠檬精/我酸了”“996”。这一结果,固然有各自不同的观察视角、选条标准的妨碍,但他觉得很深刻的缘由在于社群传播的特征。

据杨林成观察,2020年的流行语,大都只在必定的网络社群中流行,全网性流行的、主流纸媒与新媒体(包括各类自媒体、社交媒体)发生共振的少,在全年龄段人群中皆热的则更少。这一现象,在近几年的年度流行语盘点活动中不少机构尚未意识到了;2020年这一特点非常明显,普遍认为流行语中的爆款较少,个别入围的条目反而非常小众。

流行语榜单为何扎堆出?

至于多家单位分别发布年度网络词汇,业内专家如何看待“网语”盘点成为热点?作为语言文字从业者,余桂林表示,从语言文字研究的视角来讲是一个大好事,“说明一整年下来,大家都更加强通过语言来总结个人、单位、集体,甚至国家、世界所出现的事情,使之记录并传播下来,体现了语言跟他们生活经验之间的联系。”

什么样的流行语能入选?

《语言文字周报》执行主编杨林成表示,在趣味性原则方面,入选的条目应该具备一定的物理智慧语文创造力,包含一定的辞趣。辞趣,就是语言文字的含义、声音、形体上附着的风致、情韵。入选的条目,除了概念含义,往往也有一定的附着色彩,携带着一定的感情、情绪,在简约上需要是轻松欢快、幽默风趣、自嘲解嘲……让人会心一笑,比如“我太难(南)了”。

在规范性原则方面,流行语评选不能只考量流行度,入选的条目要有利于健康的语文生态的建设。有几种情况不收录。第一,源于谐音的热词不收。虽然有一定的辞趣,有一定的语用价值,但完全是讽刺性质的,不利于汉语的完善、健康发展。 第二,缩写拼音的字母词通常不收。第三,没有必要的音译词也不收。第四,方言词不收。

在正面性原则方面,入选的条目在内涵上需要可体现当时民众(某一群体)的某些想法,是社会文化的一种镜像。

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

2020年十大网络用语

1.不忘初心(不忘记最初的心愿)

2.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源于电影《流浪地球》)

3.柠檬精(喜欢酸别人,嫉妒别人)

4.好嗨哟(表达很高兴和紧张的状况)

5.是个狼人(“比狠人再狠‘一点’”)

6.雨女无瓜(“与你无关”的谐音)

7.硬核(很强硬、很彪悍)

8.996(互联网企业加班文化)

9.14亿护旗手(表达热爱祖国、护卫国旗的感情)

10.断舍离(过简单清爽的生活)

上海《语言文字周报》编辑部

2020“十大网络流行语”

1.阿中(指拥有14亿粉丝的明星——中国)

2.盘它(他)(出自相声《文玩》)

3.上头(表达某一事物使人造成冲动、惊讶等情绪)

4.我酸了(用于自嘲式的表达)

5.我太难(南)了(来源于网络短视频)

6.××自由(检验是否过得好的标准)

7.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无奈跟质疑的心情)

8.上班996,生病ICU(反映了广大劳动者对美好生活的正当诉求)

9.X千万条,Y第一条(源于电影《流浪地球》)

10.我不要你认为,我要我感到(出自黄晓明在《中餐厅》中的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