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_一句话情感经典语录心情说说_情感语录

我很喜欢太宰治在《人间失格》说过的一句话:生而为人,我很抱歉。这句话常见于网易云音乐的用户评论区里,大多是现实中遇到一些不如意的文青表达内心烦闷悲伤的方式。不过这些文青搞错了一些基本事实,首先《人间失格》并没有这句话,这是太宰治所写的《二十世纪旗手》的副标题,其次这句话也不是太宰治的原创,而是他引用了日本昭和时期的诗人寺内寿太郎的一行诗。

非常奇怪,为什么这句话会被移花接木到《人间失格》中去呢?许多人为了这个名句去阅读了原书,发现全书根本没有这样一句话,这句话之所以那么出名,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这部电影,因为电影松子也使用了这句台词,随着电影的火热,这句台词也传遍了中文互联网。而在传播的过程中,因为太宰治也写过这句话,且这句台词与《人间失格》非常的契合,于是在中国网络传播过程中“生而为人,我很抱歉”就变成了《人间失格》的台词。

开头之所以要提及这句台词的来历,是想告诉大家一点,那就是那些在网易云音乐评论区里诉说哀思的人,在引用小说语录的时候很可能连原作都没有看过,只是在网络上看过一个小说名称(\u7cbe\u9009\u8bed\u5f55-\u8bed\u5e93⭕⚫),看过一句话就直接拿来用了,所谓的“文艺青年”,除了“青年”可能还沾点边,“文艺”这两个字还真不算,因为他们往往连书都不看。

只是想好好听首歌,看看网友对于歌曲的赏析、科普与评价的网友,打开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会发现热评都是一些和歌曲无关的话语,抛开极少数的从百度百科摘抄来的科普,大部分都是抒发内心情感,甚至言辞华丽到有些矫揉造作的程度,特别是在一些比较悲伤的音乐之中。

《poacher’s pride》,这是加拿大歌手Nicole Dollanganger的专辑《Natural Born Losers》中的一首歌,歌手本人曾经不幸患上了厌食症,之后生病住院。原本对于生活绝望的她鼓起勇气将自己创作的第一首歌曲上传到了个人网志上,但是几分钟后又因为紧张删除,不过这首歌在短短数分钟却被世界各地的网友听见,并且歌手本人也得到了许多支持。她找到了共鸣,也再次找到了生活下去的勇气,从此走上了表达悲伤的音乐创作道路。

在这首歌曲的下发评论区里,总共有15条精彩评论,而与歌曲本身或多或少有点关系的总共只有两条,一个是“封面:牛战士从不脱下他的面具”,另一个是对作者的科普。

剩下的,大部分都是现代“文艺青年”常见的表达悲伤的语录,比如“想把自己装进垃圾袋里扔掉”,“今天天气很好,在房间里宅久了,我准备去客厅散散心”,“一定是很爱你才费尽心机想要杀死你,不顾罪证收藏你的头骨。”“我射杀了一只天使,我没有放走他,让他的血流干,将他灵魂困住,逃脱不得,往生不得,除了在我身边外,没有去处,除了爱我外,没有活路。”

这里只截取部分内容,让观众朋友们自己感受一下。不仅是这些评论非常的“文艺”,相信从QQ空间非主流时代过来的人可能对这些台词风格还非常耳熟,比如随手复制一个人的评论,然后百度一下,你就会发现许多评论早在多年以前就在中文互联网中间传播了,他们只是通过复制粘贴就可以凸显自己的“文艺”气息,抢占热评。

除了这些“文青”通过复制粘贴抢热评,传播丧文化以外,还有一些网友会在悲伤音乐的下方表达自己“抑郁症”的所思所想,要么是自己得了抑郁症,要么是别人得了抑郁症,但是自己对于抑郁症的感悟要比别人还要丰富。

赞雪不带雪,说抑郁症不带抑郁症,上面这些表达抑郁情绪的人,有多少是真正的抑郁症呢?或者说,有多少生活中真正见过抑郁症呢?上面这些故事,有多少是真正的经历呢?

还有什么“抑郁症知道自己有病,不忍心伤害别人,所以伤害自己”,这就是生活中根本没有见过抑郁症的人才会说的话。重度抑郁症是心中有结解不开,走进了死胡同,他们或许内心温柔,但是他们会对一切抱有悲观情绪。

他们不是会无脑悲伤下去,他们也会通过各种手段去排解心中的苦闷,比如看电视剧,看漫画或者小说,包括像正常人一样打游戏,也许有人还会在网络上抒发内心的烦恼,但是因为世俗社会对于抑郁症的偏见,绝大多数人并不喜欢表述自己得抑郁症的事情(不过说一些文青风格的话倒是非常常见)。

而且他们的悲伤与愤怒都会很极端,有可能他们会拉黑自己的父母,不接家人的电话,因为极端的悲伤或许尝试过轻生,但是因为对家人的不舍最后往往会放下。他们或许不会伤害家人,但是从他们的情绪再也无法自主控制开始,家人从情感上就已经受到了伤害。

因为悲伤情绪泛滥,网易云音乐又被称为网“抑”云音乐,而网易官方又非常喜欢这种文化,他们会将许多热评整理成书,其内部也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去引导发送这种评论。

在前几年,中文互联网流行这种带有文青气质的比较丧的文化,网易云评论火遍全网,但是物极必反,因为“抑郁症”逐渐变成网络中的“财富密码”,大家对于这种丧文化越来越反感,在B站,就有许多关于网易云评论的恶搞创作。他们将网易云音乐评论区中常见的评论进行整理,制作出了网“抑”云语录,再搭配上前一段时间流行的“祖安动画”,以亚文化的形式对网易云音乐评论区进行了恶搞。

据说泡泡糖要在肚子里呆七年才能降解,喜欢一个人要多久才能降解呢?

“总不能因为杯子碎了,就不再喝水了吧。”“可我就是这种人,如果杯子碎了,我就不会在喝水了”

“这么晚听歌还刷评论的人,你一定也很孤独吧”

“你说教堂的白鸽会不会轻吻田野的乌鸦”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满是泪水的屏幕是打不了字的”

“这里人少,我可不可以哭会”

“今天我失恋了,陌生人可以给我点个赞安慰我一下吗”

“日推到这首歌的人一定都很温柔吧”

网抑云语录除了整理总结了常见的网易云音乐评论,还对许多原本的评论进行二次创作与恶搞,比如“我很喜欢太宰治在《人间逼格》里的一句话:铁子,先穿袜子再穿鞋,先当孙子再当爷”,“很喜欢大宰种在《阳间的活》中的一句话:铁子,社会语录网上抄,小心脖子上架刀”,“很喜欢大主宰在《斗罗大陆》里的一句话:今天我再次奢侈一把,整点俄罗斯秘制的雷霆嘎巴!”

总结

从网民的“集体抑郁”再到嘲讽这种现象的“网抑云语录”,现在网络上又逐渐开始出现反对“网抑云”语录的网民,这不禁让人想起了前一段时间流行的祖安文化。原本祖安文化就是因为网络语言环境的强行和谐,反而导致网友喜欢使用如“nmsl”、“cnm”这种粗鄙之语来发泄愤怒,之后又因为祖安文化盛行又出现了反祖安文化。虽然我们时常嘲笑大洋彼岸漂亮国的非黑即白的立场以及极端的政治表达,但是我们好像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但是这么解释不代表网易云评论这种现象是好的,就像是《最后生还者2》之于LGBT人群一样,网易云评论对于真正生活中遇到挫折或者真正有抑郁症的人也是如此,不管承不承认,他们这些群体本身在社会中就遭受一些歧视,而一些文化作品或者平台却利用他们身上的一些特质去牟利,这些弱势群体也确实成为了挡箭牌,许多人想要批评的时候发现无从下嘴,只要指出问题就会被认为歧视弱势群体,政治不正确,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在他们离开之后,真正受到伤害的还是LGBT以及真正的抑郁症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