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正能量语录_社会正能量语录集_正能量语录

2020年已经来临,但回望2020年,这些网络流行语你上手了吗?是不是有时候跟年轻人对话,冷不丁的“一脸无辜”,感觉自己已经out了,不敢承认自己变老了?

为了紧跟时代步伐,跟紧年轻人脚步,让80后、90后的自己,永远保持青年人的心态,请跟随小编的小碎步,一起总结去年的网络流行语吧,在新年第一天补上“时代之钙”。

阿中

释义:中国。中国饭圈女孩对她们共同的偶像中国的爱称。

举例:“哥哥出道五千年,活粉14亿!阿中勇敢飞,唯粉永相随!”

柠檬精

释义:一种自嘲式表达对他人从外貌到内在、物质生活到情感生活的多重羡慕。

举例:“你们双休啊,我一点也不羡慕,我就喜欢加班!”

(呸呸呸,柠檬精)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释义:带有冷笑话意味,原意指看到不理解或者没办法解释的事情时的调侃,后来演变为调侃某个人或者某件事比较中二。

举例:为啥不双休?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咳,谁让咱是员工呢)

释义:汉语“真情实感”的缩写,意思是真挚的感情,实在的感受。如今是饭圈常用语。

举例:“我再也不要zqsg的嗑CP了”

(我的爱豆我来爱)

你怎么这个亚子

释义:源自《巴啦啦小魔仙》中的男主游乐王子经常说的一句话,原话是“你怎么这个样子”,因为普通话不标准,所以……亚子。

举例:“你怎么这个亚子,我再也不理你了啦”

(理我理我快理我)

雨女无瓜

释义:出自于《巴啦啦小魔仙》中,游乐王子整天带着面具高冷地回复“与你无关”,可是游乐王子的方言口音听起来就是“雨女无瓜”!

举例:“你怎么穿成这亚子来上班?”

(雨女无瓜)

盘他

释义:表达对某人、某物的喜爱,只想把它捧在手里心里反复揉捏(\u7cbe\u9009\u8bed\u5f55-\u8bed\u5e93⭕⚫),也多用来指戏弄,针对某人。

举例:“这家伙不说实话,盘他”

(万物皆可盘)

释义:都这个年头了,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把我们现在所处的年份2020“倒装”了一下,用来夸张这个时间的久远。

举例:“都9012年了,还不让我穿破洞牛仔裤呢?”

(来,奶奶给你缝起来)

光想青年

释义:指光想着干点啥,却不付出实际行动。想法多,行动少,心里幻想过一千遍自己会怎么样,却总会因为拖延、懒惰、没勇气等借口,让理想生活停留在想上。

举例:“我想要辞职去旅行……”

(想了2年了)

我太“南”了

字面出自某短视频平台的一个“土味视频”,后来为了好玩有趣,用麻将牌中的“南风”代替“难”,表达了普通网民释放生活压力的心理表现。

举例:“爸爸挣钱太‘南’了,你要好好上学”

(上学也太“南”了)

令人头秃

释义:因为生活压力大,人们经常出现抑郁、恐惧、焦虑等情绪,从而导致头秃。现在“令人头秃”成了人们的戏谑之语,事情伤脑筋、熬夜伤身、作业伤身时候的绝妙回应。

举例:“老师又出了一堆有压力的功课啊,令人头秃!”

(请用霸王洗发水)

奥利给

释义:这一词最早是出自某短视频平台的一位网络人士,每次在录制的视频开头都会说句“奥利给”,给自己打气。“奥利给”就是我们常说的“给力”的意思,包含赞美、加油、给人打气的情感,正能量满满。

举例:“我们遇到什么困难也不要怕,微笑着面对它。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坚持才是胜利。加油,奥利给!”

(加油,奥利给!)

给我康康

释义:康康,愿意是闽南语,形容词,一般描述于生活幸福、“好”。因此词的闽南语音易被误听成“看看”,现在网络上多将“给我康康”当作“给我看看”使用。

举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在海外电视剧平台Viki上收获了9.5的高分,国外网友们纷纷要求给我康康。”

(安排,给你康康)

夸夸群

释义:2020年3月,各类夸夸群在网络上流行起来,即“全方位地用华丽的辞藻疯狂地夸奖吹捧你”的多人群聊。有电商平台还推出“夸人服务”。

举例:“你穿这个裙子真好看”“裙子好看人更好看,两者一大配更好看”

(买它)

OMG

释义:美妆博主李佳琦的口头语,他在抖音上录制试口红颜色的视频,因为每一种颜色都非常好看,所以他在后面都会加一句“oh my god”“这个颜色口红太美啦”“买它,买买买”走红网络。

举例:“OMG!一个大老爷们儿口红卖那么好”

(买买买买买买买)

上头

释义:指一时冲动、失去理智。出自竞技游戏Dota玩家中。某人在某次战斗中击杀一定数量的英雄后,一时冲动,失去理智,明明不能再继续战斗了,而且此时只要自身意愿,完全可以从战斗中离开。但是没有离开,强行继续战斗,结局肯定是被人kill了。

举例:“吃吃吃!今天的账单太上头了”

(那买买买呢)

……

高手在民间。了解完以上流行语的内涵之后,你知道今年的流行语有哪些特征不?今天我们也来科普一下。

《语言文字周报》执行主编杨林成认为,当今流行语具有两大特征:一是流行的社群性,二是色彩的游戏性。2020年流行语,大都只在一定的网络社群中流行,全网性流行的、主流纸媒与新媒体共振的少。这与当今人类社会的传播形态乃至文化特征有关。某一流行语的产生,基本上是来自某一社群,比如“阿中”,来自饭圈文化,饭圈外的人会觉得很陌生,莫名其妙。

杨林成说,娱乐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又一大文化特征。年轻的网民在匿名性的社交媒体上,挥洒才情,戏谑玩笑,语言的创造性空前爆发。商业化操控的大众传媒,又助推了网络文化的“泛娱乐化”。年轻的网民们以 ‘娱乐’来放松神经,消遣闲暇,解构价值,嘲弄权威,以新奇的语言冒险来自嘲、嘲他,来表露、宣泄对现实遭际的哀叹、不满,以至不平、不忿,乐于以流行语来寻找身份的认同与精神的慰藉。

(部分资料来源于澎湃新闻、环球旅行企鹅号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