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创业励志故事_90后创业励志故事

我从大三开始创业,很喜欢创业这件事,可以资助很多人、影响很多人。”Teambition的CEO齐俊元说。

在实验室里度过初中和高中时光的齐俊元从小就梦想成为一名科学家。希望做出像发现染色体、找到治疗癌症新方法之类的科研成果。“然后得诺贝尔奖,让别人能够记住我。”

上高中的时候,齐俊元参加过中科院细胞所的一个课题研究“如何鉴定鹦鹉科鸟类的性别”。“当时上海野生动物园养了几只昂贵又稀缺的金刚鹦鹉,就像《里约大冒险》里出现的个头很大的鹦鹉,但是几年下来一直没有繁育出小鹦鹉。动物园希望资助配对,可鹦鹉是单性态鸟,从外观上没有任何措施分辨它们的性别(\u7cbe\u9009\u8bed\u5f55-\u8bed\u5e93⭕⚫),除非通过复杂的检验来实现。”齐俊元说,“我带领的课题组的任务,就是找到不让鹦鹉痛苦、又不耗时过长的性别鉴定方法。”

通过一系列的实验,他们成功找到了通过采集少量样本就能完成鉴定的措施,把原本耗时长、样本量大的过程变得轻松又简单。

后来,齐俊元和他的小伙伴还带着得出的成果方法去新加坡参加一个科研角逐,那个时候的他自信满满:“我们这个成果在国内得了很多奖,很多人都觉得这个方法既快又简单,还能有效解决问题。”然而,到了新加坡之后,有个教授拿出一个自己做的小离心盒,拔一根羽毛切碎放在离心机里转,半个小时结果就出来了。

原来国外的教授依靠先进的设备,已经可以实现更简单、省力和省时的方法,这给齐俊元特别大的震撼。“从那时我开始意识到,国内的科研环境支撑不了我得诺贝尔奖的梦想。”高中还没结业的齐俊元当时就有了这个想法。那个时候的他还在一本介绍美国施乐公司的书中读到:原来鼠标、个人电脑、图形交互界面和普通纸复印机等等很多发明最早都是出自施乐自己的实验室,在那里科研人员可以不用交论文、不用考虑其他事情,只要纯粹地做发明研究,公司会提供一切资源和设备。

“我当时想,如果能成立一家这样的公司,支持自己的实验室,把原来属于未来的科技和理念拿到现在来实现,让每个人都摸得到、用得着,应该比在实验室里做科研更有意义。于是我决定,要成立一家像施乐一样能给社会带来改变的公司。”

这个故事并没有停留在一个高中生的梦想里——在上海交通大学读大三的齐俊元和合伙人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后来,他还拿到了250万元的天使投资。这期间,他经历过失败,又重新开始新的项目,他还经历过在半年的时间里一个人写了22万行代码,却没有觉得枯燥,反而觉得“很有趣”;再后来,项目协作工具Teambition问世,齐俊元带领他的团队资助更多的中小创业团队、研发机构、教育培训机构或学生团体等降低沟通成本提高工作效率;现在,这个平台上已有数十万个项目,并获得戈壁创投数百万元的A轮融资和新一轮美元融资。而今,每周最少工作一百个小时的齐俊元还在继续着自己的创业梦……

像齐俊元一样选择创业的年轻人还有很多——尖峰实验室创始人季逸超、一起唱创始人尹桑、麦客创始人李卉、36氪创始人刘成城、西少爷创始人孟兵……根据中关村管委会数据显示,在中关村活跃的20家孵化器中,结业后两年内的大学生创业者共504人,涌现出一批“90后”创业精英掀起一股席卷全国的创业浪潮。“他们的思维方式和国际接轨,做事不循规蹈矩,因为年轻也不惧失败,这些人当中极有可能产生中国的乔布斯和艾伦·马斯克。”中关村管委会主任郭洪把这批创业生力军称为“中关村21岁现象”。

1992年出生的尹桑是“一起唱”创始人。面对KTV百亿市场十年未变,他却声称“给我一个SNS,我就能撬起整个O2O”。(SNS:Social Network Site社交网站;O2O:Online To Offline线上到线下——编者注)谚语有云:祈望改变世界的有两种人,一种能力足够强大,一种甚至还没来得及去了解这个世界。而就是这样一群还在了解这个世界的年轻人,已经开始引起“中国搞产品最好的互联网公司”腾讯的重视,他们甚至在自己的产品家沙龙上开设了“90后企业家专场”,想知道这些打算改变世界的90后、00后到底在想些什么。

90后孙宇晨是锐波科技的创始人兼CEO,也是美国硅谷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Ripple Labs正在构建一个未来金融系统的底层协议,秒杀比特币。孙宇晨带领锐波团队改进了比特币的很多特征,使它拥有快速发送和货币转换等特征。

他告诉记者:“我们创造的价值网络,在这个让网络货币如流水一般无损瞬时转换的时代,肯定能够催生出一个很大的全新的企业网络。”这些听上去近乎张狂的话并不是什么豪言壮语,而是行进中的中国正在面临的互联生活。

孙宇晨和他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打算资助全世界的货币实现自由的流转,尽管这看上去颇具风险,但他把这定义为“90后的宁静感”——源自竞争、自由和个性化。他说,只有依靠能力建立的一套价值观,才给他带来真正的宁静感。所以,他选择“风险最大的那一个”。

同样不惧挑战的还有另外一位年轻人——去年夏天,广州大学华软软件学院迎来了首批90后结业生的结业典礼,在他们中间,有一名还没结业就当上CEO的结业生,他就是“超级课程表”创始人余佳文。

几年前,余佳文还是一个让家长担心考不上大学的高中生,18岁时,通过创立高中生社交网站,他便赚得人生中的第一个一百万;进入大学,他不喜欢上课,也不想好好混社团,和宿舍里的“学霸”更是没共同语言。2011年,余佳文的大学生活在继续,一星期有三十节课,基本记不住课程表,经常忘记在哪里上课。课上发现漂亮女生,也不敢主动要联系方式。这些日常小烦恼,给了余佳文创业灵感。他拉上几个朋友,组建了8个人的创业团队,这群思维活跃的年轻人都是清一色的大学生。2011年下半年,开始研发软件“超级课程表”。

到大三时,余佳文便获得了第一笔天使投资;去年年初,超级课程表拿到了第二笔天使投资;6月获得千万元级别的A轮投资;而就在上个月,他还获得了阿里巴巴数千万美元的风投。而今,他的团队员工数从最初的8人拓展到上百人,且以90后为主。媒体称他是“90后的主旋律”:正能量,敢拼,敢闯,大不了从头再来。

斯坦福大学的第八任校长唐纳德·肯尼迪曾体现:“大学就要允许具有非同寻常创造性的人享有非同寻常创造性的生活。”而今,一群雕像正矗立在这所大学正门进去的花园附近,这是1984年为了纪念在英法战争中牺牲的6位民族英雄,加莱市政府请求罗丹雕刻的一组雕像。罗丹并没有根据传统的方式重现脸谱化的英雄,而是以一群性格迥异的平民为模特,雕了6个其貌不扬的“粗人”——因为他坚信:再伟大的事业,也能由普通人完成。”就在距此不远处的硅谷,一个小小想法,改变的不光单是湾区或者旧金山,甚至不只限于美国,而是“全球化的运动”。而在今天的中国,那些我们身边看起来普通的“谢耳朵”,可能就是明天创造历史的领袖。在这群人心中,改变世界从一个大胆的想法开始,凭借不怕失败和重头再来的行动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