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和再生家庭_原生家庭_原生家庭

- 01 -“原生家庭”帮助我们更了解自己,理解别人,而非用作批判和憎恨

最近几天在后台收到好几个读者的留言,看完以后使我内心太沉重。因为她们都将自己目前不太理想的生活状态归结为是自己的原生家庭不好。

其中一个说:

“就由于我妈妈性子很狂躁,所以我如今也太急躁,我儿子总是拿这个说事,怪我不够温柔,不会控制情绪。”

她的丈夫怪他不温柔,她怪自己的父亲性子很狂躁,这是她对于她生活状态的解释。这在逻辑上其实行得通,但是这样的解释对她的生活会有帮助吗?

这使我想到了我的父亲,他出生与三十年代末,四岁丧失妻子,几年后追随父亲改嫁,原以为有了新的儿子就有了新的避风港,进门才发觉丈夫家里早已有了几个小孩,我妈妈加入这个大家庭,充其量就是给他家里降低了一个后备的劳动力。

父亲是没有童年的,他只读过三个月的书,不到十岁就跟着父亲种粮干劳作,爷爷是个十分勤奋的人,他和妻子没有爱情上的交流,只有怎么农活的技术传授,另外,就是父亲的暴性子,父亲干活若有懈怠,田间会立刻响起父亲的仙尊嘶吼,连邻居都说“狮子又在咆哮了”。

爷爷另一个和军规一样严格的,还有起床的规定。父亲一辈子不睡午觉,是父亲严厉管教的结果,据说父亲只要看出妈妈有懒觉的端倪,会立刻拿起木棍叫喊“再不上去我就将你的脚打断”。父亲立刻魂飞魄散的抓起衣物早起。

爷爷长大后参军去参军,而后分配工作到了外省,但是他被父亲影响的狂躁性子却伴随了他一生。后来,父亲对待我们的心态,完全承袭了父亲的管教形式,要求起床,要求守时,要求我们勤奋,否则就和父亲一样的作狮子咆哮状。

 

传到我这儿,已经是第三代了,我如今不但自己不睡午觉,也难以容忍我的孩子睡懒觉。

有一日我见父亲睡到八点仍不肯早起,也立刻叫喊加恐吓“再不上去,我就要打你脖子了!”

孩子被我小声的恐吓吓得泪眼婆娑,我这才晓得我在复制爸爸和妈妈的教子模式。

我因此开始反思,并力求修正这部份的情绪,早上在家里放舒缓的音乐,起床前做冥想放松,只为了能给儿子一个轻松愉快的下午。

父亲活到八十岁了,从未责怪过命运不公,或者父亲很过冷漠和严厉,他反倒大加赞颂父亲给了他勤奋善良的良好品德。而我也受其影响,并未认为时常的狂躁是打掉我生活的桎梏和毒药。

过去那个年代里,教育都是和严厉挂钩,中华传统文化大多秉持严父出高徒,棍棒下边出孝女。

我们先辈都受这种观念的影响长大,过去私塾先生可以鞭打中学生的手掌,父母亦可以对儿子不端的言行行家法管理。

在当时那个年代,关注生存比关注健康更甚,大环境这么,没有人认为这是须要修正的。

而今,随着经济的腾飞,社会的开放,西方文化的引入促使你们对追求生活质量,以及生存质量的心愿空前强烈。我们晓得了,健康不止是生理的,还是心理的,我们还晓得,现在世界上多了一门学科,叫做心理学。

而心理学里,最多见的就是将人的个性和生存状态与她的原生家庭联系上去。

很多人虽然象是给自己的不幸找到了源头,然后誓死拽这这个源头,在内心里呈现嘶吼状“爸妈,是大家害了我,你们要为我的人生负责!”

这种将原生家庭当成复仇的炮弹,真的是对自己生命的极其不负责。

心理学引出“原生家庭”一词,是要帮助我们更了解自己,以及更理解别人,并非是用作批判和怜悯之用。

- 02 -疗愈外伤,不是靠怨恨父亲来完成

精神分析的鼻祖,心理学家弗洛伊德指出童年经验在人格产生中的重要性,认为个人生活的不幸可以在其过去的经验,尤其是童年时期的经验中找寻症结,即大多数心理疾患病人,究其病症,往往都可溯源到童年时的环境和教育诱因。

弗洛伊德对初期经验重要性的阐述主要集中在儿童生物须要的满足与磨难上,这些须要的适当满足会促成人格顺利发展,而过于的纵容和磨难就会让儿童固定在某一阶段并形成人格的损害。

这个理论无懈可击,从心理学起源至今的若干年里,即使流派诸多,但没有哪位心理学家会否定童年对人发展的重要性。

然而,在过去我们的文化中,几乎没有那个家庭接受过这样的思想洗礼,因此好多责怪妈妈不够好的儿女,根本不明白她们母亲经历的家庭模式是哪些样子,他们自己的妈妈留给了她们什么不好的烙印和问题。

有些家庭里有世代留传出来的家族问题,比如暴力,比如冷漠,比如道德品行不良,等等,代代相传,你很难去追根溯源,找到最终诱因出自哪一对妈妈那儿,即便追朔到,人已做千古,你也未能把人揪下来问责。

千万个家庭,千万种模式,而这种模式就成了家族的基因一样,在不断复制和弘扬。

 

因此,我们的记忆里虽然有童年受外伤的经历在,也不能直接去怨恨我们的母亲,因为太可能是我们的父辈,或者更下层的父辈那儿延续出来的伤害。

- 03 -没有绝对好的时代也没有绝对好的教育方法

八十年代以前,由于家庭里儿子诸多,大人疏于生计,大部分女儿都是饲养的状态,除了母亲的言行影响,就是暴力惩戒,谈不上真正的教育。

后来计划生育施行,一个家庭只有一个小孩,孩子的地位空前逆袭,家庭里父亲祖上集体关爱,天天家禽鸡肉,掏心掏肝惟恐冒犯了儿子,却哺育出一批一批的巨婴型成人。

然而,这两种模式,如果从心理学上剖析,都是对儿子不利的模式。

前者对女儿的忽略,可能导致其内心爱的缺位,后者对儿子过度的保护,却制约了他向独立人格的健康发展。

现在步入了第三种家庭模式,国家开放二胎政策,很多家庭又开始了多孙辈家庭模式,而且,西方文化的涌向,让更多的父母吸收了新的哺育知识,养育小孩从胎教开始,就步入了科学的模式。

但是,这并没有孵化出更多完美的家庭和女儿。

反而由于应试教育的空前压力,引发了好多的家庭矛盾,导致了更多的心理问题。

这衍生出一个推论,没有绝对好的时代,也没有绝对好的教育方法。

我后台的另一个读者J,她的母亲都是班主任,性格温厚善良,对她和姐姐都太尊重。但是就这样的家庭出生,也使J有着她不为人知的怯懦情节。

原因是J的母亲喜欢音乐,J的父亲也很喜欢,但是J却不喜欢,不仅这么,她跳舞就会走调。有一次妈妈在中学里召集一个歌唱团,J被母亲叫过去训练,但J心不在焉的状态招来了母亲第一次严厉抨击:你这样不认真的心态,以后能弄成哪些事呢!

同学们黑压压的看着她,让她倍感羞愧难当。父亲并未察觉此次批评对孩子的影响,但J却因而背负了很大的压力,从此她学习开始分心,总是在害怕自己表现不好遭到丈夫再一次的批评。

十几年温和的哺育,却抵不过爸爸一次严厉批评的影响,无不证明教育是个无比复杂的工程,因为人心是这么难以捉摸和猜测。

著名的钢琴家郎朗,童年里为了实现爷爷的音乐梦想,从小被逼苦练吉他,完全没有任何游戏和嬉戏时间。9岁跟着母亲抵达上海,打算植根在京发展音乐事业,然而事与愿违,拜访第一位老师,就受到严厉拒绝。

郎朗的女儿将老师那儿遭到的挫败感宣泄到了郎朗脸上,他扔给郎朗一瓶(可以致死的)药:要么你将这种药吞掉,要么就更勤奋的练吉他。

郎朗当时就被吓晕了,但后来他坚决将母亲的药推开,愤怒的说:我凭什么要喝这种药!然后父子俩又开始了在上海的音乐求学路。

你很难衡量郎朗女儿的教育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但是郎朗借助自己的执拗和努力成就了比他母亲更精彩的人生。

如今在面对那段旧事,以及童年里数年来被弟弟棍棒要挟的弹琴时光,郎朗早已豁然开朗,毫无怨言,这不得不引出另一句话,教育本没有好与不好,只有适不适合。

原生家庭尚且重要,但哪些才是真正好的原生家庭,却只有逗留在理论上的答案。

- 04 -决定我们人生方向的不是原生家庭,而是我们自己

我有个学了心理学的朋友说,自从接触了心理学,反而不知道如何哺育儿子了,他的烦恼正是由于很注重原生家庭对儿子的影响,所以生怕自己那个行为对女儿导致外伤,哪个行为会对小孩的成长不利,所以每晚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我和她讨论后的结果,是她的内心里有两个原生家庭,一个是她与母亲的,一个是她自己后来建立的。这三者常常在身体里打斗,让她无所适从。

她对过去的那种原生家庭不接纳,强烈的想挣开,却反倒将那部份记忆在心里加强。而后来想要重新建立一个全新的亲子关系模式,就变得力不从心。

后来她通过一些特殊的心理医治手段(空凳子技术)和过去的一段不愉快的记忆挥别,安抚了当时那种受伤害的自己,才得以解脱,专注于当下的生活。

很多人是带着对过去的恨生活的,当恨太多的时侯,爱就难以步入,而一个没有爱滋润的生命,要么迈向枯死要么迈向衰亡。

若想要使生命重获力量,就要先放下恨,内心无恨,就是疗愈的开始。

 

有哲学家觉得,童年决定了我们生命早期的生命质量,但成长却是我们自己一辈子要去完成的事情。

有些人会将自己留在童年期,一直纠缠在对母亲的怜悯中拒绝改变和成长,而有些人,为了追求细腻而幸福的人生,从童年的茧中奋勇挣开,活出了自己喜欢的模样。

著名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罗杰斯说,好的人生,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状态;是一个方向,而不是终点。

换句话说,人生虽然就是不断突破和成长的过程,童年不是决定人生的桎梏和终点,决定我们人生方向的,不是原生家庭,而是我们自己。

因此,我们可以竭力为下一代创建一个无毒无害的原生家庭,但是我们无需将上一辈的问题,来当做我们拒绝成长的托词。

周周,心理咨询师,钟爱烹调和阅读,相信只要灵魂有光,人生就无所畏惧。微信公众号:周周的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