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拜登想拉攏盟友一起對付中國,西方巨頭們能如他所願?

  拜登表示與盟國進行密切合作將是他應對中國的關鍵策略,美國目前最主要的目標之一就是“在競爭中勝過北京。”

  “美國回來了。”前不久,拜登在首次外交政策演說中這樣說。

  這幾天,他頻繁亮相國際舞台:2月19日,拜登以視頻會議的形式先後參加了七國集團(G7)峰會和慕尼黑安全會議。會上,拜登不但繼續向歐洲盟友高呼“美國回來了”,還特別提及中國。他表示拒絕與中國“冷戰”,但美國和歐洲必須做好與中國“長期的戰略競爭”的准備。

  同樣提到中國的還有德國總理默克爾。在G7峰會之後的新聞發布會上,她發出了“希望七國集團與中國加強合作”的清晰信號。

  無論是強調競爭還是盼望合作,都不難看出,中國已成爲西方國家之間繞不開的重要議題。但不同國家對中國的不同表態背後,到底暗藏怎樣的思忖與考量?

  繞不開的熱詞

  2月19日,由美國、英國、加拿大、法國、德國、意大利、日本組成的七國集團舉行領導人視頻會議。這是拜登今年1月就任美國總統以來參加的首個主要多邊會議,也是G7領導人自去年4月以來的首次“聚會”。

2月19日,英國首相約翰遜主持召開了線上G7領導人會議。來源:GJ

  但外界沒有想到的是,這場會議逐漸演變爲“中國研討會”。據路透社報道,拜登表示與盟國進行密切合作將是他應對中國的關鍵策略,美國目前最主要的目標之一就是“在競爭中勝過北京。”此外,拜登還再次強調了此前他在首份重大外交政策演講中的發言,宣布中國是美國“最嚴峻的競爭對手”。

  而在19日舉行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上,拜登一邊向盟友喊話“美國回來了”,一邊向盟友呼籲讓他們做好“與中國長期戰略競爭”的准備。拜登表示雖然與中國的競爭將會很激烈,但他對此持歡迎態度。

  拜登對于中國的這番論調,西方盟友怎麽看?

  與會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已經展現了德國的立場和態度。19日,默克爾在七國集團峰會後的新聞發布會上發出清晰信號表示“全球必須加強多邊主義,七國集團希望加強與中國的合作。”“現在的新冠疫情證明了世界各國相互依存的關系,只有在全世界都接種疫苗之後,才能真正戰勝疫情。”默克爾說。

  美國回來了?

  拜登上台以來,曾多次在公開場合強調“美國回來了”,而此次的G7峰會則被視爲其急欲拉攏西方盟友、重塑美國國際形象、恢複美國多邊角色的重要契機。

  2月19日,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參加慕尼黑安全會議並發表線上講話。來源:路透社

  除此之外,美國還正在以各種形式重新回到世界舞台。

  自1月20日宣誓就任美國總統以來,拜登已經簽署多項行政命令,撤銷多個前總統特朗普的“退群”決定,包括重新加入《巴黎協定》和世界衛生組織。19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宣布,美國已于當天正式重新加入《巴黎協定》。布林肯稱《巴黎協定》是“前所未有”的全球合作範例,美國期待同其他國家領導人在該領域展開合作。

  與此同時,美國也已經表態願意就重返伊核協議進行談判。布林肯稱如果伊朗恢複嚴格遵守其在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下的承諾,美國也將照此行事,並准備開始與伊朗進行討論以實現相關目標。

  可以看出,拜登想盡力扭轉前任諸多“開倒車”的政治遺産。

  “過去四年,關鍵參與方的缺席讓《巴黎協定》出現了空白,這缺失的一環使整個協議遭到削弱。因此,今天我們在慶祝美國重新回歸的同時,也是在慶祝《巴黎協定》像它的奠基人所設想的那樣,重新成爲一個完整的整體,歡迎回來!”

  對于美國的回歸,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這樣說。

  世界已經變了

  但由此判斷美國的回歸會讓“世界更好”,不僅爲時過早,更是過于樂觀了。聽其言 觀其行。其實,美國還在一如既往地進行著那些打著“價值觀”旗號搞“美國利益優先”的操作。

  1月28日,英國《每日電訊報》報道稱拜登政府相關人員正在擬定新計劃,建議擴大“四國聯盟”成員數量以應對中國帶來的挑戰,並有意邀請英國、韓國等盟友也加入其中。而美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也在近日表示,美國希望推進並加強“四方會談”。

  盡管拜登政府一再傳遞出修複同盟關系、強化與盟友合作的信號,但在經曆了特朗普四年任期的肆意折騰,拜登政府很難不面對來自盟友質疑的目光。

  隨著歐盟經濟實力不斷增強,尤其是在法德兩國的推動下,歐洲自主性不斷增強。如今美國想重建以“美國領頭+盟友追隨”的舊模式,就不得不面對盟友是否會選擇追隨的不確定性。更何況,美國這麽做的目的是爲了拉攏盟友與中國搞競爭。

  默克爾(左)和馬克龍。來源:POLITICO

  G7峰會上默克爾“與中國加強合作”的論調就是這種不確定性的一個體現。而法國總統馬克龍也曾公開表示,雖然歐盟因共同價值觀和華盛頓立場更爲接近,但不應該和美國結夥“對付”中國。

  美國或許回來了,但世界已經不是那個世界了。

點擊進入專題:
中美關系 拜登新政能否“治愈美國”

責任編輯:劉光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