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聰明投資者

  “在我數十年的投資生涯中見證了太多的市場瘋狂,我的應對方式就是靜觀其變——這也正是投資者應該采取的方式

  但是很多投資者會擁向人潮,購買股票,加入狂歡,甚至不惜加杠杆,這和賭博沒什麽兩樣。

  “對于華爾街散戶的狂熱行爲,我有一個簡單的建議,就是經紀商要向客戶推薦對他們有利的股票,而不是爲了賺取更多的傭金收入而向他們提供賭博服務。現在有些新的股票經理人,純靠兜售帶有投機性質的股票來爲自己牟利,我認爲這種賺錢手段是非常龌龊的

  “很多人認爲持有100多只股票比只買了4、5只股票顯得更專業,我覺得這種觀點有問題。

  我認爲找到4、5只穩定賺錢的股票比起找到100只賺錢的股票要簡單的多。我知道很多人說持股多體現了分散投資的理念,但有時我不認爲這是分散投資,我稱之爲“惡化投資”。”

  “我不認爲比特幣會成爲世界通行的交易媒介,它只不過是一種人造的黃金替代品,而我從未購買過黃金,因此我也不會去買比特幣,我希望大家都像我一樣別碰比特幣,它讓我想到奧斯卡·王尔德对当时风靡一时的猎狐行为的评价:一群疯子在追逐一件毫无价值的东西

  “比亞迪在中國的汽車産業鏈從燃油到新能源轉型過程中處在有利地位,這讓中國的股票投資者推高了它的股價。我們非常喜歡這家公司,也很欣賞它的管理層,所以我們會遵從內心的真實想法,繼續持有。”

  “我猜如果中國完全照搬英國的現代化模式,它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因爲他們當時處境是那麽嚴峻,中國的貧困人口也非常巨大,因此他們需要采取極端措施來改善他們所處的情況。所以我認爲中國這些年的路線對他們來說大概率是正確的,我們也不應該自大地對中國橫加指責,教他們像我們一樣做。”

  “我覺得中國調控經濟的方法非常精明,比我們做的好多了,他們也取得了不錯的成果,我覺得這樣的趨勢會持續下去。”

  “和紅杉擅長投資初創企業不同,我和巴菲特更擅長投資成熟産業。紅杉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風險投資機構。他們非常擅長早期投資。在這個領域我是不會選擇和紅杉競爭的,他們在這方面比我們強太多。”

  “很多的護城河看起來沒有辦法跨越,但是有一些情況下,像曾經護城河很深的企業可能就垮掉了。比如那些曾經被美國政府部分壟斷的報紙在不斷消亡。舊模式正在消失,新模式在被創建,這就是資本主義的本質”

  “李光耀沒有動用軍隊就接管了國家,並且很快把它變成了這個繁榮的地方。他的方法非常簡單:找出可行的方法並著手去做……我很敬佩李光耀,家裏還有他的半身像。”

  “快樂生活很簡單,首要原則是低期望值。這是你可以輕松做到的,如果你有不切實際的期望,那麽你一生都會很痛苦。我擅長于降低期望,這對我很有幫助。”

  以上,是查理·芒格作爲Daily Journal的董事會主席,在股東大會上分享的最新觀點。

  Daily Journal原本是傳統的紙媒公司,後來進軍專業軟件服務領域,服務于法院等司法機關,實現案例的雲端化管理,在疫情中股價表現也很強勁,從去年3月美股大跌後的200多美元漲至最高400美元以上,昨收351美元。

  97歲高齡的芒格,除了我們熟知的巴菲特合夥人的身份,還出任多家上市公司的董事,Daily Journal董事會主席就是其中之一。

  全長2個小時的股東大會幹貨滿滿,芒格以他獨有的幽默和洞見回答了投資者提出的各種問題。

  對于當前美股市場上的投機狂熱,芒格認爲理性的投資者應該靜觀其變,而不是加入賭局,他認爲華爾街散戶的行爲在一些無良經紀商的推波助瀾之下讓整個股票市場彌漫著賭場的不良氛圍,是非常危險且愚蠢的。

  對于最近興起的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一種迅速借殼上市的融資模式)熱潮,他認爲這是泡沫的體現,相關業務的承銷商無異于在“盡可能把狗屎賣出去”。

  和很多價值投資者一樣,芒格也認爲這次的泡沫將以慘烈的方式破滅,只不過沒人可以預知崩盤何時來臨。

  談及比特幣的高漲,與市場上很多投資人開始對比特幣改變態度不同,芒格堅持認爲比特幣本身毫無價值,只不過是一個虛構的黃金替代品,未來也不可能成爲世界通行的交易媒介。

  談到中國,芒格認爲中國模式已經證明了它的自洽性,曆史上沒有一個大國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取得像中國這麽高的經濟增長,所以西方不應對中國橫加指責,教它該怎樣去做。他還多處回應了在中國的投資,對比亞迪的看法。

  對于達裏奧關心的貧富差距加大問題,芒格指出,這並不是政策制定者的目的,而是經濟刺激政策的副産物。

  除了投資和對經濟的觀點之外,問答還談到了他對商科學生的建議、對心理學的認識、對最近流行的網劇《後翼棄兵》的看法、能力圈的構建以及和紅杉資本不會存在競爭、對新加坡國父李光耀的敬佩,以及長壽的秘訣等等……

  聰明投資者精譯了股東大會的精彩內容,分享給大家——

  芒格:和往常一樣,我會很快介紹一下這次大會的議程,然後會留很長的時間給大家提問,這些問題都是Daily Journal的股東提出的。

  我是Daily Journal的董事會主席查理·芒格,坐在我旁边的是首席执行官杰瑞·萨尔兹曼(Jerry Salzman)……下面這個董事名單是幹嘛的?

  薩爾茲曼:就是讓觀衆知道一下我們的董事都有誰。

  芒格:哦,(介紹各董事、公司流通股數量及各董事擁有的表決權情況……),此次股東大會的第一項提案是董事會選舉;第二是任命公司的注冊會計師。好了,下面進入提問環節吧。

  華爾街散戶的投機行爲和無良券商的推波助瀾讓美股彌漫著賭場的危險氣息

  面對市場瘋狂應該靜觀其變而不是加入賭局

  問:謝謝芒格,第一個問題來自麥克·王(Michael Wang),他的問題是,你在今年的股東信中提到今年的股價上漲主要是由于市場投機熱潮,那是不是可以認爲目前全市場也處于這種投機狂熱之中?這種市場行爲意味著什麽?投資者該如何應對這種階段性的市場狂熱?

  芒格:這種瘋狂的繁榮景象在市場經濟下時有發生,在互聯網泡沫時期,硅谷的房租也隨之暴漲,但是短短幾個月之後,三分之一的辦公室人去樓空。

  在我數十年的投資生涯中見證了太多這樣的情況,我的應對方式就是靜觀其變——這也正是股東應該采取的方式,但是很多股東會擁向人群,購買股票,加入狂歡,甚至不惜加杠杆,因爲他們不想錯過上漲。

  ——這種投資方式自然是十分危險的,我認爲股東們應該更加理性,而不是想要追漲而去買入——這和賭博沒什麽兩樣。對于賭博,就像一首詩的結尾所說的:“你應該學會克制,但我知道你不會聽從我的建議。”

  好了,下一個問題。

  問:有不少股東對最近散戶的狂熱行爲很好奇,比如嘉文·史密斯 (Gavin Smith) 的問題是,你對最近遊戲驿站(91.71, 46.74, 103.94%)的散戶逼空行爲怎麽看?這件事對未來的賣空行爲有什麽影響?另一位股東李(Lee)也希望你講講對最近WSB散戶行爲的看法。

  芒格:當一大群人把股市當成是賭場的時候,這種事情就會發生,而這就是當前股市上正在發生的事。那些從這群賭徒身上抽取傭金收入的人會火上澆油,助長這種瘋狂。

  當情況變得極端,就會出現逼空,一般會關注逼空行爲的是清算機構,而不是普羅大衆,但就像這次一樣,整個事件完全出圈了,大家甚至開始關心清算所是否會崩潰,這就相當危險了。

  任由這種賭徒文化充斥在資本市場是非常愚蠢的,這會導致麻煩——事實上已經産生了不少麻煩。

  對于這種散戶狂熱行爲,我有一個簡單的建議,就是經紀商要向客戶推薦對他們有利的股票,而不是爲了賺取更多的傭金收入而向他們提供賭博服務。

  現在有些新的股票經理人,純靠兜售帶有投機性質的股票來爲自己牟利,我認爲這種賺錢手段是非常龌龊的,允許這種情況發生的市場本身也是瘋狂的。

  雲化和軟件服務是未來

  Daily Journal是跟微軟(234.55, 1.28, 0.55%)不同類的軟件服務公司

  我們把自己看成是公共服務

  問:下一個問題是安德魯·威尔金森(Andrew Wilkinson)問的,他想知道你對Daily Journal未來十年的發展有什麽期望?

  芒格:我當然希望他們的軟件服務取得成功,尤其是在軟件服務日益重要的現代社會,這可能實現,但也說不好;我還希望它的傳媒業務能繼續存活下去,當然這一點也不一定。

  問:接下來是馬修·彼得森(Matthew Peterson)提出的問題,JTI公司(Journal Technologies, Inc.,Daily Journal的子公司)通過線上技術讓大家開始習慣在線提交法律文書等事項,現在大部分軟件公司的合同收入都是來自訂閱和許可費用,你認爲這些産品上線後主要的輔助收入來源是什麽?這些産品的意義與電子文檔、電子支付或雲服務相比怎麽樣?

  芒格:誰也不知道軟件服務最後會發展成什麽樣,但我們知道在法院邊上開停車場不再是什麽好生意了,因爲未來很多案子會直接在線審理。

  雲端化、在線化是一個很美好的事情,現在有些小國家,像愛沙尼亞,幾乎整個國家都在互聯網上。

  所以雲化是一個高速增長的領域,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好消息,但是壞消息是誰也不知道最後誰會勝出。

  一般大家會認爲Daily Journal是一個像微軟那樣的軟件公司,但是實際上我們不同于微軟,針對提案請求流程(RFP Process)的在線軟件服務挺難做的,無論是確定性和還是盈利都與微軟無法相提並論,但是我們喜歡這份事業,並把它看成一個重要的公共服務。

  李克、巴菲特和我曾是鐵三角組合

  他非常幽默,絕頂聰明

  到我這個歲數

  朋友走一個就少一個

  沒人可以替代了

  問:有不少投資者想聽你談談李克·古瑞恩(Rick Guerin,巴菲特、芒格的早期合夥人,2020年10月以90歲高齡過世)以及你們最珍貴的回憶。

  芒格:幾十年來,他是我最親密的朋友,他是一位優雅的紳士、一個貼心的夥伴。當然我們曾經也一起完成了不少壯舉,李克和巴菲特還有我曾經是鐵三角,我們在一起工作過很長一段時間。

  李克從來都是那麽幽默、那麽富有智慧,他當時參加了美國海軍的智商測試,取得了最高的記錄之一,這也是爲什麽他的人生上升得如此之快——他實在是太tm聰明了。

  和他在一起你永遠不會無聊,他喜歡跳傘、跑馬拉松,如果不是和他在一起,我絕不會嘗試包括這些在內的事情。

  李克充滿勇氣,樂善好施,他活到90歲,走完了精彩紛呈的人生歲月。在我這個年紀,朋友走一個就少一個了,沒人可以替代他們。

  問:不少股東關心接班人相關的情況,伯克希爾·哈撒韦的接班人已经在平稳过度中,Daily Journal的有關情況進行得如何?

  芒格:傑瑞的團隊做的非常好,在軟件行業,和一些主要的競爭者相比,我們只是一家小公司,但是團隊會繼續努力,我認爲未來會持續向好發展。

  當前美股的泡沫會以慘烈的方式結束

  但我不知道何時會崩盤

  不會有人因爲在市場狂熱時買了高估值的股票而致富

  問:很多人認爲現在的情況和互聯網泡沫時期相似,市場行爲像極了90年代末期,最終這波行情回以慘烈的方式結束。

  芒格:是的,我同意,會以慘烈的方式結束,但我不知道什麽時候會崩盤。

  問:現在似乎所有名人,包括歌手、演員、運動員、政客,都在宣傳自己的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一種迅速借殼上市的融資模式)上市,你怎麽看?

  芒格:對此類行爲我從不參與,但是我覺得沒有SPAC這個世界會變得更好,因爲這是一種瘋狂的投機行爲,借殼上市的公司甚至都不存在,所以它只是泡沫的一種表現,對于承銷這些東西的投行來說,它們正在做的就是盡可能把狗屎賣出去。

  問:去年2月,你提到金融體系存在過剩問題,現在一年過去,你能不能分享一下你最近的觀察,最糟糕的過剩出現在哪些領域?

  芒格:最誇張的過剩行爲散戶受到Robinhood這種在線券商的慫恿進行的動量投資行爲。我認爲這種市場行爲是令人惋惜的。

  1700年代,曆史上第一次泡沫發生,就是英國的南海泡沫,在泡沫破滅後引發了巨大災難,導致了英國關閉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公開證券交易。

  此後,市場上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出現新的泡沫,我認爲明智的人應該遠離它們。

  問:你在之前的演講中提到,當交易參與雙方都認爲一類資産比它的實際價值更值錢的時候,泡沫就産生了,美國國庫券目前符合你說的這種情況嗎?因爲美債價值決定了其他資産類別的價格,如果它確實泡沫化了,那將意味著什麽?

  芒格:不,我不認爲美國國庫券有泡沫存在,在低利率下,我不認爲它是一項好的投資品種,但我不認爲美國國債有什麽大問題。我不知道的是目前人爲調控的低利率以及政府如此大量超印貨幣會對未來産生怎樣的影響。

  我不認爲有人確定未來的情況會如何演變,有人抱怨說現在經濟刺激方案太多了,我不知道他們說的是否有道理。

  問:你曾經說過,現在持有現金,按兵不動需要很強的定力,但是你也說如果只有平庸的機會,你甯願保持不動。如今權益資産大漲,而現行的貨幣政策下,現金越來越被認爲是有風險的,你的想法是否有所改變,或者對投資標的的標准有所降低?

  芒格:我認爲在總體市盈率這麽高的情況下,持有股票的人都希望利率保持低水平。現在市場對于好公司給出比平時更高的估值並不算匪夷所思,但是最終人們不會因爲在市場狂熱時期買了高市盈率的股票而致富。

  所以,我不會改變我之前的觀點,但是我可能會比以前更能夠容忍較高的估值,而且希望保持低利率,就像大多數人一樣。

  價值投資永遠不會過時

  因爲我對價投的定義就是創造價值的投資

  有時分散投資反而會惡化投資

  拿穩幾只你深度了解的股票比買100只股票更好

  問:你認爲在GDP下行時期,價值投資仍然奏效?另外你對被動投資怎麽看?

  芒格:很簡單,在我看來,價值投資永遠不會過時。因爲在我看來,價值投資就是在你買入股票時永遠關注它是否能帶來更多價值,因此這種投資方法永遠不會過時。

  有人認爲價值投資就是去尋找那些有很多現金或資産但是商業模式很糟的公司,我不認爲這是價值投資,相反,我認爲所有好的,賺錢的投資都是價值投資,只是有人在優秀的公司中尋找價值,有人從不那麽好的公司裏尋找價值,無論如何,大家都在找尋更高的投入産出。

  但有趣的是,很多人認爲持有100多只股票比只買了4、5只股票顯得更專業,我覺得這種觀點有問題。我認爲找到4、5只穩定賺錢的股票比起找到100只賺錢的股票要簡單的多。

  我知道很多人說持股多體現了分散投資的理念,但有時我不認爲這是分散投資,我稱之爲“惡化投資”。對我來說,持有2、3只更加熟悉的股票讓我感到更加舒適。

  問:伯克希爾最近賣出了大量富國銀行(38.29, 1.15, 3.10%)的股票,但是Daily Journal只賣了一點點?如果對于伯克希爾來說,富國銀行不值得持有,那對于Daily Journal來說是否應該采取一致標准?

  芒格:我不認爲兩家公司在所有事情上都要保持一致,兩家公司在稅收上的考慮就不一樣。

  毋庸置疑的是,富國銀行在長期投資價值上來看是令人失望的,因爲它老舊的管理模式、糟糕的企業文化以及較低的員工激勵。我們並不是惡意賣出,而是看到富國銀行的一些員工已經出現了欺騙客戶的行爲,令人遺憾。

  因此巴菲特對富國銀行不再抱有任何幻想,選擇了賣出,相比之下,我對銀行家們更加寬容,不像巴菲特那麽高標准、嚴要求。

  銀行業最大的問題是銀行太多

  合格的銀行家太少

  比特幣不可能成爲國際同行的交易媒介

  它不過是人造的黃金替代品

  問:現在適合投資銀行股嗎?它們的股價是否更加穩定?

  芒格:所有的股票都會有波動,我的確認爲經營優秀的銀行是很好的投資標的。有人曾說,銀行業最大的問題是銀行太多,而合格的銀行家太少。

  有著巴菲特那樣思維模式的執行官很少會遇到麻煩,但這樣的人畢竟是少數,把銀行經營好是一件很難的事,有太多的誘惑使人犯傻,比如以長期業績爲代價追求短期的好業績。

  很多銀行家會屈服于這種誘惑,所以盡管並非不可能,但投資銀行股的確較難獲利。

  問:對銀行來說最大的威脅來自哪裏?蘋果(125.35, -0.51, -0.41%)支付或PayPal等公司,會對它們形成顛覆嗎?

  芒格:我不知道未來的銀行業具體會是什麽樣子,也不知道未來的支付系統會如何演變,但我認爲經營優秀的銀行會對整個人類文明産生貢獻,而且各國的央行也會繼續控制銀行系統和貨幣供應。

  所以我不認爲比特幣會成爲世界通行的交易媒介,它只不過是一種人造的黃金替代品,而我從未購買過黃金,因此我也不會去買比特幣,我希望大家都像我一樣別碰比特幣,它讓我想到奧斯卡·王尔德对当时风靡一时的猎狐行为的评价:一群疯子在追逐一件毫无价值的东西the pursuit of the uneatable by the unspeakable)。

  問:的確有不少股東問及比特幣的問題,特斯拉(742.02, 43.18, 6.18%)最近買入了不少比特幣,並把它們納入到資産負債表中,Daily Journal會進行相似的操作嗎?

  芒格:不,我們不會。

  比亞迪在轉型中的中國汽車産業鏈處于有利位置,我們會繼續持有

  我說不清是50000美元的比特幣更離譜,還是特斯拉的市值更離譜

  問:Daily Journal的投資組合中持有不少比亞迪的股票,而且這兩年來取得了巨大的浮盈,也許比公司內在價值的增長要高得多,你如何決定持有還是賣出一只個股?

  芒格:好問題,我們持有比亞迪的前五年,股價基本沒什麽漲幅,但前兩年漲幅很大,原因是比亞迪在中國的汽車産業鏈從燃油到新能源轉型過程中處在有利地位,這讓中國的股票投資者推高了它的股價。

  我們傾向于繼續持有比亞迪,因爲我們繼續看好它,而且賣出股票需要給加州和聯邦政府交很多稅。

  我一個做風投的聰明朋友,他們持有大量股票,但常常會擇機賣出一半倉位,這樣之後無論行情如何波動,他都覺得能接受,我們不會這樣做,但我也不批評他的做法。

  問:有個類似的問題,你認爲電動車企業的估值是否有泡沫?比亞迪200多倍市盈率——當然這個估值水平相比特斯拉的1100倍PE還比較正常。我知道伯克希爾以長期持有優質公司的股票著稱,但是否會存在股價過高以至于公司業績無法支撐的情況呢?你選擇持有而非賣出的原因是什麽?

  芒格:其實我也很少持有像比亞迪這樣估值高到讓人血脈贲張的公司,對于選擇持有比亞迪,我也還沒有形成體系,也還在不斷學習。

  我們非常喜歡這家公司,也很欣賞它的管理層,所以我們會遵從內心的真實想法,繼續持有。

  問:兩年前,你認爲當時美國惟一值得買的股票就是Costco,你爲什麽認爲亞馬遜(3159.53, -34.97, -1.09%)未來需要擔心Costco,而Costco不用太擔心亞馬遜呢?傑夫·贝佐斯是你见过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吗?对于他辞去亚马逊CEO之後來要投身的新項目,你感興趣嗎?會選擇投資嗎?

  芒格:我非常欣賞傑夫·贝佐斯,我认为他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生意人之一。我们对他的新项目还没有足够了解,所以暂时不会跟注。每个投资人都会遇到艰难的抉择,因为总有很多聪明、值得尊敬的人得出相反的结论。

  我之所以認爲Costco對亞馬遜來說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威脅,是因爲大家都相信Costco能爲他們帶來巨大的價值,這這個方面,Costco有著比亞馬遜更好的口碑。

  問:通用電氣(13.12, 0.53, 4.21%)GE)這樣的公司,有著很好的企業形象,但在股市中迅速沉底。該如何識別哪些公司可能會衰落?對于投資者來說是否可能從這些公司全身而退?

  芒格:我沒有買過GE的股票,我不喜歡它的企業文化,這個公司股價大跌我也不感到驚訝。但我確實認爲它目前的CEO非常能幹,GE找到了非常合適的領導人,如果有人能夠拯救GE,那這個人非他莫屬。

  問:你有一套checklist,經常用它複盤自己買過的股票,有哪些指標是你希望更早加入你的checklist的?

  你很善于去評估一個人,尤其是企業家或者是潛在的合作夥伴。有沒有一些捷徑能夠很快的判斷一個人是否是一個好的企業家?其實我常常會犯錯,回顧這些錯我我也常常想如果當時做了相反的決定就好了,但是犯錯是無法避免的,成爲一個好的投資者也是很難的,現在我對自己寬容多了,我對我的事業還是挺滿意的,也不再去向其他人是不是比我做得更好。

  我覺得我很幸運,在投資生涯的前期就找到了包括checklist複盤在內的很多投資方法,我建議其他人也遵循我的一些方法。

  問:你和巴菲特很善于去評估一個人,尤其是企業家或者是潛在的合作夥伴。對此你們有什麽訣竅?

  芒格:如果一個人酗酒,我們不會選他,所有人都有快速發現一些危險的能力,我們只是比其他人更擅長評估危險,這對我們幫助很大,伯克希爾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優勢,我們會與很多優秀的人共事。

  Daily Journal來說也一樣,作爲一家小型紙媒,在大型紙媒紛紛倒下的時代,Daily Journal能夠成功轉型,離不開優秀的夥伴,當然,薩爾茲曼就是其中之一 ,我和他從1970年代初就開始一起共事了。

  我很早就發現薩爾茲曼可以做到他想做的一切事情,當Daily Journal的前任CEO去世時,薩爾茲曼還在律師事務所工作,我們當時想讓他來掌管 Daily Journal,他說他對紙媒業務一無所知,但我們看重的是他的能力,認爲他一定能夠勝任。

  薩爾茲曼果然沒有辜負我們的期望,上任後的每一個決策都非常出色,這就是我們對待人才的方式。

  問:你認爲是50000美元的比特幣更瘋狂還是特斯拉的市值更瘋狂?你對市場對它們的定價作何評價?

  芒格:巨石強森曾說他不知道虱子和跳蚤哪個更糟,我也不知道特斯拉和比特幣的市值哪個更糟。

  中國調控經濟的手法比我們高明

  曆史上從未有一個大國像中國發展得這麽快

  問:下面的提問來自一個學習中國曆史的學生,他問,1860年的中國人均GDP是600美元,而在1978年,鄧掌權後只有300美元,現在這一數字已經攀升到近萬美元,人類曆史上從未有過如此快速消除貧困的先例,幾十年間讓8億人口擺脫了貧困。

  你非常欣賞中國人的工作態度和儒家價值觀,現在中美交惡,西方世界對中國的了解嚴重不足,我們該如何提升自己的知識水平和對中國文明的了解?

  芒格:對自己的文明有優越感,認爲比所有其他文明都好,這很正常,但不可能所有文明都比其他文明更優越。不錯,作爲一個大國,中國的經濟增長在曆史上前所未有,這點非常值得關注。

  實事求是地說,我不知道如果中國完全借鑒英國文明化過程中的方方面面,是否會做的比現在更好

  但我猜如果真的全部照搬,中國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因爲他們當時處境是那麽嚴峻,中國的貧困人口也非常巨大,因此他們需要采取極端措施來改善他們所處的情況。

  所以我認爲中國這些年的路線對他們來說大概率是正確的,我們也不應該自大地對中國橫加指責,教他們像我們一樣做。

  因爲最可能的情況是,我們的模式適合我們,而中國模式更適合中國。

  問:你投資中國股票非常成功,你對中國政府的調控政策怎麽看,比如螞蟻IPO被暫停一事?另外你認爲比亞迪是否有一天會被國有化?

  芒格:我認爲比亞迪不太可能被國有化。

  至于馬雲(250.34, -2.41, -0.95%)考慮到中國的情況,這樣的話輪不到他來講。

  我覺得中國調控經濟的方法非常精明,比我們做的好多了,他們也取得了不錯的成果,我覺得這樣的趨勢會持續下去。

  當然,我們都更喜歡自己的文化,我雖然這樣說,但是我本人也不願意住在中國,我更喜歡美國,我的確很欣賞中國這些年的成就,我是說,你怎麽能不去欣賞中國的成就呢?

  沒有一個國家能像中國一樣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實現脫貧。現在中國的發展是讓人炫目的,中國的工廠現在全是自動化的機器人,中國已經買入現代化國家的行業,而且他們非常善于經營。

  美國刺激政策並非刻意加大貧富差距,而是一個副産物

  有了貧困,才能夠擺脫貧困

  對于貧困的政策權衡是市場經濟體制下最難的課題

  問:現在的美聯儲政策維持低利率,這讓持有金融資産的人獲利更多。你覺得我們該怎麽做,才能夠讓那些窮人在疫情中獲得一些幫助?

  芒格:沒有人能准確的知道怎樣的宏觀經濟政策是正確的,也沒有人能判斷何種程度的經濟調控是恰當的,我並不擅長宏觀經濟預測,但我認爲大家對疫情下政府刻意加大貧富差距的指責是不恰當的,沒有人想讓富人更富,窮人更窮。

  在糟糕的外部環境下,我們都想拯救經濟,政府也已經采取了幾乎所有切實可行的方式,最後被加大的貧富差距是一個刺激政策的副産物,而不是政策制定者的主觀意願。

  在各個曆史的發展階段,不同階級造富的速度各不相同,也許下一次就是窮人變富,我認爲我們無需對此過度擔心,事實是,想讓一個國家變富有,需要施行市場經濟體質,而在市場經濟之下,每個人都像亞當·斯密所说的那样去追求财富。

  這有時會造成矛盾的激化,因爲窮人會遭受剝削和痛苦,但是這在一定程度上也給了窮人擺脫貧困的動力,換句話說,市場經濟體質是一個能夠自我糾偏的系統。

  所有的經濟學教科書都沒有提到貧窮是所有發展中的經濟體所需要的,因爲人們要擺脫“貧困”,首先必須要現有“貧困”存在。

  如果貧困被徹底消除,也許對于經濟發展來說是事與願違的,所以如何應對貧困是一個非常艱深的課題。大多數人都簡單假設如果所有人都變得巨富,比如每秒鍾賺10萬美元,我們可以這樣做(因爲印鈔並不難),但我們決不能這樣做。

  問:你最近發出了一些警告,政府在超印貨幣,那麽你覺得現代貨幣系統應是怎麽樣的?

  芒格:我覺得現代貨幣體系應該減少人們對過度通脹的恐懼,確保像德國魏瑪共和國時期的災難性通脹不會發生,我認爲目前的貨幣理論是也許正確的,但具體我也很難說。

  問:美聯儲現在的政策在支撐了目前的資産價格,你認爲這些政策的長期結果會是什麽?

  芒格:我不知道未來經濟運行是否會順利,我也不認爲Daily Journal有更好的宏觀經濟洞見,因而能在未來運營得更好。

  但我的確不那麽擔心不平等的問題了,很多人诟病這一點,誠然,當下的政策必然會造成一定程度的貧富差距加大,但我們也希望窮人能夠脫貧。現在的情況下,即便是比較富裕的家庭也可能很快變窮,所以我對這種程度不平等並不擔憂,總會有一些人比其他人富得更快。

  我認爲中國人在貧富差距的處理上也非常明智,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而且中國的遺産稅是0,我認爲這也許是對的。

  開始學習商科之前

  先要了解資本主義的曆史

  心理學是必須要學的

  而且要與其他知識融會貫通

  問:現在大家都在家裏,通過zoom以及其他科技手段工作。你如何看待商業房地産的未來?

  芒格:房地産一直是一個困難的領域。近年來,某些類型的房地産尤其困難。我認爲辦公寫字樓現在遇到了一些麻煩,而那些用于店租的商業房地産一直有麻煩。公寓會好一些。但是我沒有過多參與。我擁有一些公寓樓。只要有一個完善的管理機構(但這很難獲得),我就會比較喜歡這項投資。

  問:你曾經說過,了解業務的最佳方法是研究大公司數十年的財務業績。你還說,如果商學院不采用這種方法,學生會少學到很多東西。你能否詳細說明應如何圍繞這種方法構建課程?例如,你會推薦什麽作爲課程材料?

  芒格:哈佛商學院以前有商業曆史的課程,他們會讓學生了解運河的挖掘、鐵路的建設,帶學生領略工業的起伏、經濟的變化等等。這對所有人都有幫助。如果我要教商科,我會采用這個哈佛商學院用了很久的教學方式。

  但現在他們不這麽做了,因爲教這門課是在從個別教授那裏竊取案例,這在學術上對他們來說不方便。

  但是,確實,開始學習商科之前,應該首先研究資本主義的曆史,包括它是爲什麽、怎麽運作的。在這方面,很多商學院做得不好。

  長期來看,商業的成功與生物學很像。在生物學中,物競天擇,適者生存。資本主義幾乎也是同樣殘酷的,想一想那些曾經繁榮昌盛的事物,現在已經消亡了。誰曾想到通用汽車(52.9, 1.79, 3.50%)和柯達會破産呢?了解這樣的曆史很有用。

  問:你說過,人只有在學習了學習方法後才能進步。你有什麽學習方法嗎?

  芒格:我認爲我的性格不錯。當人們提供給我一個好主意時,我會看到這是一個好主意。然後很快掌握它並開始一直使用它。

  你可能會說每個人都可以做到這一點,但我不認爲每個人都可以。沒有學習方法,你就像單腿參加比賽,效果不會好。

  順便說一句,我認爲這很難教。你要麽擁有,要麽沒有。

  問:爲什麽有些人沒有學習新的思想和行爲的能力?

  芒格:這有一部分文化的原因,很多是天生的。有些人會自然而然地做出明智的判斷,而另一些人的生活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複錯誤。

  問:2005年,你曾講述了人類誤判心理學。現在已經過去了16年。有沒有新的觀點?

  芒格:的確有一些新想法。但是總得來說,大多數舊知識在很長時間內都管用。

  運用心理學,你要和其他的知識結合起來。你如果不能掌握其他的知識,你就沒有辦法把心理學更加綜合的運用。但我認爲心理學是必須要學的,並不是只了解一些習慣,而是要把心理學的知識和其他的知識結合起來,這樣才能有更深的認知。

  在有疑點的地方探求是消除無知最好的辦法

  我很敬佩李光耀,家裏還有他的半身像

  問:你是從錯誤中學習的倡導者。你從建在布倫特伍德的達頓書店(Dutton’s Brentwood Bookstore,洛杉矶曾經最知名和最受歡迎的獨立書店之一,已關閉)案例裏學到了什麽?你將來如何應用這些新知識或新經驗?

掃二維碼,3分鍾極速開戶>>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並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爲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海量資訊、精准解讀,盡在新浪財經APP

責任編輯:戚琦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