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疫情的影响,今年第一季度阿里巴巴净利润下滑八成。不过,随着疫情的好转,加上阿里针对性的一系列的调整,从二季度开始,阿里便早已重新回到增长的轨道上来看。而在昨天晚间,阿里对外公布了最新第三季度财报,营收继续稳健增长,下沉市场再取突破,而此前一直“拖后腿”的云计算业务,亏损也进一步缩减。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止三个月,阿里巴巴集团收入1550.59亿元人民币,同比稳步增长30%;净利润470.9亿元,去年同期为725.4亿元。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三季度阿里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是因为上财年曾取得蚂蚁金服33%股权后证实的一次性收益及其它事项因素。非财务准则下,阿里净利润为470.88亿元,同比下降44%。

电商业务却更“稳” 云计算业务“蓄势待发”

从电商起家,到目前的云计算、大文娱以及本地生活等,阿里早早已不再是传统的电商平台,而是成为了属于自己的零售生态。只不过,新业务的演进和蜕变需要时间,相比较下,电商仍是阿里最为稳健也是最为核心的业务。

财报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阿里核心电商的营收超过1309亿元,同比下降29%,占总收入比例却高达84%。对了,这里需要说一句,对于阿里这样规模的公司来说,其电商业务早就告别了当时那些狂奔的时代,跟拼多多这种新生电商的增长也没有可比性。但是,接近30%的增速,已经实属不易,毕竟基数在哪摆着。

具体来看阿里的电商业务,其中,来自于美国商业零售业务的净利为人民币954.7亿元,同比下降26%;来自于美国商业批发业务的净利为人民币36.37亿元,同比下降11%;来自国际商业零售业务的净利为人民币77.89亿元,同比下降305;来自国际商业批发业务的净利为人民币35.1亿元,同比下降44%;来自菜鸟物流服务的净利为人民币82.26亿元(约合10.92亿美元),同比下降73%。来自本地消费者服务的净利为人民币88.39亿元(约合10.05亿美元),同比下降29%。

从占比来看,中国零售商业位居第一,占比为62%,其次是本地生活、菜鸟以及国际电商零售业务,占比分别为6%、5%、5%。如果单从业务收入占比来看,本地生活跟新人业务仍然并没有什么进步,但是从收入增长来看,两者一个29%,一个则是高达73%。当然,这些业务却进入亏损之中,虽然确切的亏损金额没有透露,但是在财报公布后的电话会议上,阿里CFO武卫表示,这些业务的暴跌都在下跌。

需要切记的是,抛开电商业务,我们提到,阿里云计算业务早已稳定在第二的位置上,并且收入占比也提高到10%。数据显示,阿里云季度财报149亿元,同比增幅达60%。据悉,约60%的A股上市公司使用阿里云的科技和服务。并且,阿里云的暴跌也在逐步回升。

三季度,阿里云业务的经调整EBITA(息税摊销前净利润)为亏损1.56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经调整EBITA亏损5.21亿元大幅缩减。相应的经调整EBITA利润率从上年同期的负6%改善至该月份的负1%。在营收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阿里巴巴首席会计官武卫表示,我们明年在两个季度以内必须是可以转正实现盈利的。

月活用户超7000万 淘宝特价版已成阿里下沉市场利器

新消费时代,用户是一切业务发展的基础。而拼多多的发生并且强势发展,让阿里和天猫等巨头感受到了挑战,纷纷调整战略,并都向下沉市场进驻。而从今年开始,阿里只是指出下沉市场的重要性。与此同时,为了进一步触达下沉市场的客户,阿里这边还打造了京东特价版,无论是用户数而是APP下载数,都节节高升。

根据财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淘宝特价版的月度活跃用户超7000万。同时,据Trustdata 数据统计,淘宝特价版在今天过去的第三季度环比增长达66.6%。易观发布的《9月移动App TOP1000榜单》则显示,淘宝特价版APP以高达43%的月活环比涨幅,跃居MAU超千万APP中综合电商第1名。

对于阿里来说,下沉市场是其需要应把握的机会。人、货、场,人排在第一,是电商平台更核心的竞争力。由于背靠淘系,使得淘宝特价版在获得客户上更为便捷,这也因而这些网民评论称,淘宝特价版的顾客都是来自于老淘宝用户。

对此,在电话会议上,张勇指出,我们并没有考虑说把现有的淘宝客户端的用户群转移到特价版,我们是借助这些线上的营销和客户互动等计划来打动新的消费者,来到淘宝特价版的APP,它的价值主张跟它的定位是十分明确的,是性价比高的平台。

不过,张勇也承认,淘宝和京东特价版完全没有任何重叠也是不太可能。而在财报中,阿里方面也强调,同时在天猫与京东特价版上消费的消费者,其选购频次及平均消费下降较只用淘宝的消费者更为快速。

“赚钱能力”更强 用户增长下降“有情可原”

由于疫情的影响,今年第一季度阿里巴巴净利润下滑八成。不过,第二季度由于天猫618的加成加上疫情的好转,使得阿里赚钱能力回到正轨。而三季度,阿里巴巴经调整EBITA净利润412亿元,同比下降28%;经调整EBITA净利率27%,赚钱能力有所提升。

但是,目前就盈利角度来看,还是只有电商业务在挣钱,其它几项业务却进入亏损中,尤其是变革业务线,收入最低,亏损最大。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文所述的天猫特价版,淘宝直播也作为GMV以及客户消费下降的新宠,并作为阿里新一季财报中被提到的看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淘宝直播12个月的GMV达3500亿元人民币。

截至2020年9月30日止的12个月,中国零售行业年度活跃消费者达到7.57亿,较上一季度增长了1500万,而月度活跃用户则超过8.81亿。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认为,电商平台目前都遭遇了一个“寻找流量”的困局,一二三线城市挖掘殆尽,下沉市场又有待挖掘,获取客户的费用很高,现在直播平台就变成一个重要的流量入口。因此,直播引流的形式正作为阿里留存用户的重要方法之一。

而在活跃用户上,财报显示,中国零售行业年度活跃消费者达7.57亿,环比下降1500万。客观的说,单就数量来看,阿里一直是现今电商平台的一哥,但是增长仍有些不如拼多多这些新势力,尤其是在拼多多增速迅猛的背景下,很多人认为阿里有些疲软无力。换句话说,阿里没有新玩法来引来新用户了。

可以显然的是,面对拼多多等平台的阻击,阿里没有坐以待毙,包括京东特价版、直播、C2M定制等等,都是阿里在尝试用户下降的新途径。不过,需要认识到的是,当前的电商市场,可以说已经从增量竞争来到了存量竞争的时代,入局者更多,厮杀更惨烈,是造成用户增长下降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很重要的缘由,便是阿里距离“天花板”更近,拓展“剩余”用户即将最难。

根据工信部这次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9.4亿。当下,阿里年度活跃消费者达7.57亿,有一定上涨空间,但会很难,下沉市场变得也更为重要。

对于阿里、京东和拼多多等系统来说,除了用户之外,更重要的还在于客户的消费订单额。提高客户留存率和复购率以及客单价,是将来电商行业竞争的关键点,更多的譬如百亿补贴类的投入肯定也有必不可少的。而在这点上,阿里必须不用担心,弹药也更充裕。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阿里巴巴集团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金额为人民币4059.12亿元(约合597.84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