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论

开征任何一个新税种,都应当采取谨慎的心态,不仅要听到国际社会的情形,也要充分考虑国情以及经济发展的须要。

遗产税要开征了?近日,财政部在其网站公布了《财政部关于政协十二届全省委员会第五次大会第0107号(财税金融类018号)提案答复的函》。该函回答了全国政协委员段祺华关于遗产税法律法规更改的议案的相关问题。财政部表示,我国目前并未开征遗产税,也未曾发布遗产税相关细则或细则草案。

关于开征遗产税的传闻,由来已久。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总会传一阵。前几年,坊间还一度传闻:深圳正式在全省率先试点开征遗产税,甚至连试点方案都“流传”了下来。尽管深圳市官方曾多次公开辟谣,但仍未能平息公众的疑虑。公众的疑虑并非完全无迹可循。事实上,近年来,有不少专家公开进言,适时开征遗产税。

这次财政部的回应,算是解开了一部分疑惑,传言可以休矣。开征任何一个新税种,都应当采取谨慎的心态代表建议可考虑开征遗产税,不仅要听到国际社会的情形,也要充分考虑国情以及经济发展的须要。至于未来怎么抉择选择,也一定要按照经济社会的发展状况做相应调整。不过总体而言,对于当下的中国,还真是不宜开征遗产税。

遗产税是交什么税_代表建议可考虑开征遗产税_代表国家行使征税权

经过了近40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相当一部分民众积累了一定的财富。而好多财富的获得,除了个人努力之外,确实也具有某种外部性。但这并不意味着,需要通过遗产税来调节分配差别。

这是因为,一者,在鼓励大众创新创业的当下,开征遗产税无助于鼓励民众创业创新,也不利于社会财富的积累。十九大报告强调,要鼓励更多社会主体涉足创新创业。而任何投资创业,其实都是构建在一定的财富积累之上的,而创业也一定须要崇尚市场性竞争的奋斗精神。开征遗产税,极有可能将社会的注意力转向强制性的“均贫富”而非个体拼搏,从而影响社会主体创新创业的气氛。

再者,开征遗产税也不符合当下中国税赋水平早已较重的现实。曾有段时间,一些企业家在海外投资,引起广泛争议。虽然其中涉及的一些言论有失相悖,但是这儿也确实广泛地存在着一种疑虑,那就是中国税赋水平偏低,可能会造成资本外流。其实这些担心不无道理代表建议可考虑开征遗产税,为企业和个人减少税金代表建议可考虑开征遗产税,也是稳定资本不外流的重要手段。

实际上,这些年来,取消遗产税已是大势所趋、世界时尚。目前,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意大利、新加坡都陆续停征了遗产税。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深受瞩目的“美国减税法案”中取消了日本的“遗产税”。其中缘由,无外乎就在于,一个国家若有偏高的遗产税,会导致本国高净值阶级移民,最终造成财富资本外流。是否征收遗产和赠与税,实际上也逐渐成为国家、地区间税收竞争、吸引投资的一项重要内容。

何况代表建议可考虑开征遗产税,从技术层面看,目前也不具备相应条件,无论是市民财产信息,还是财产合理估价,均非易事。即以目前的个人所得税而言,因为相关信息太不健全,征收尚有困难,何况遗产税?如果连基础信息都不太清楚,又根据哪些作为课税的标准。

许多人寄希望于用遗产税调节贫富差距,但须要认识到的是,这并非惟一手段,也非当下急务。从根本上看,缩短贫富差距还是要多管齐下,要从机会平等、规则透明、制度明晰、约束权利等方面多做一些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