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耀:让中国富商一下子捐一半资产也不现实

■李碧琪:我国开征遗产税是一种趋势,必将引领富商积极涉足慈善

■金树萍:有些企业家还是想把更多的收益投入慈善的,如果国家有更多的新政鼓励,他们会把更大的收益拿出来

■韩朝华:不少发达国家要废除遗产税,说可能会造成资本外流等情况,这给我国要不要征收遗产税带来了好多争辩

我国该不该开征遗产税近期成了舆论关注的焦点。事件的起因来自印度。美国自今年1月1日起暂停征收一年遗产税。这就意味着代表建议可考虑开征遗产税,那些生命危殆的日本富人只要在去年过世,就能使自己的继承人缴交税率高达45%的重税。但这样的好日子似乎很快才会结束,如果美国国会不采取行动,2011年遗产税将会重新开征。最高税率将跃升至55%,而且免征额也将从每人350万美元降至100万美元,受其潜在影响的纳税人是原来的8倍之多。

中国青年报与题客调查网所作的一份关于是否开征富人遗产税的调查显示,11203名受调查者中,48.46%的人表示目前不适宜开征,有34.03%的受调查者觉得目前适宜开征,有17.51%的人表示不清楚。

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司原主任、北师大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教授王振耀向本报记者表示,我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会促使遗产税的征收提上日程,但是也要看见,在经济危机、经济变革期间,发达国家对遗产税会有一些调整或暂停征收。中国如今早已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比如施行累进税制,“我认为征收遗产税要在成熟的时间,可以借鉴美国的一些经验,因为征收遗产税,客观上对富人及其家庭是一种挺好的保护”。

让富商一下子捐一半资产也不现实

今年的全省人代会上,被称为“中国首善”的陈光标递交了关于向富人征收遗产税的议案,遗产税百分比起码应为60%,他自己表示将掏出90%的遗产捐给社会。

征收遗产税是否还能促进富商更积极地做慈善呢?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下的“善基金”发起人之一李碧琪觉得,我国开征遗产税是一种趋势,必将引领富商积极涉足慈善。“国家要是征收遗产税和我们目前做慈善遇见的困难可能是一样的。”李碧琪向记者表示,她在做慈善的过程中遇见了好多困难,最难的就是劝说富豪们涉足慈善事业。

她有个同学身家十亿多元,但有次为灾区捐款时,这个同学十分自豪地对李碧琪说,他捐了一万元,这使李碧琪倍感特别无法理解。“他平常买房如同我们普通人买个手机一样代表建议可考虑开征遗产税,他也不是没有慈善心,只是没有机会去考虑怎样做慈善。”在李碧琪的影响下,这个富商积极涉足慈善,并对“善基金”的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李碧琪觉得,“征收遗产税也一样,需要不断地宣传,需要有人作出示范”。

江阳区地税局开租房税在哪里开?_代表建议可考虑开征遗产税_欧盟征了碳排放税没

“股神”巴菲特和日本首富比尔·盖茨近期联手掀起了一股慈善风暴,他们游说全球亿万富豪们在生前或死后捐出半数财富支持慈善,而当英国已有40名富商群起响应时,中国富商新贵却鲜有回应。面对此种情境,巴菲特甚至宣布,他早已打算好和盖茨一起在9月底来华,游说中国的新兴巨富加入她们的“慈善联盟”。

对此,王振耀表示:“让中国富商一下子捐一半资产也不现实,要求也偏低,但使中国的亿万富翁年捐百万还是可行的”。中国的一些富商虽然也早就行动上去了,比如王健林、曹德旺、陈发树、陈光标等代表建议可考虑开征遗产税,“他们前几年就在各类场合表态了,不用说一半身家,早就说了把大部分钱捐给慈善事业。据我所接触的,他们也并不是做秀,他们说下来要捐出自己大部分财产都是有行动的,他们都深刻感受到,应该把钱给社会,这是一个最好的回报”。

富豪积极涉足慈善事业与征收遗产税相关

上述调查还显示,52.6%的受调查者觉得,美国富商积极涉足慈善事业与征收遗产税相关,有22.91%的受调查者觉得“不相关”,24.48%的人表示“不清楚”。

刘佳SEO董事长金树萍也是“善基金”的发起人之一,她觉得法国富翁的这些行为有遗产税的诱因,但并不完全是因为遗产税。慈善须要一种气氛,做慈善是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必要手段,“企业成长到一定程度,不仅承当企业内部职工的成长和福利,全社会的需求假如企业都承当一点,国家负担也就没这么大了”。

因为常年组织和举办慈善活动,金树萍坦言目前国外企业家做慈善的目的性很强,更重视通过慈善的宣传构建良好的美誉度,这样长久下去才会产生导向,企业做慈善一定要有回报,“甚至有些企业要求的回报少于捐出的额度,所以,慈善基金如今成了一个又要做商业,又要做慈善的机构”。本身从事房地产行业的金树萍表示,她从2008年开始做慈善基金,很少有时间管理公司,但如今公司收益点比自己打理时还要高。

金树萍表示,征收遗产税对中国的下一代成长和公益事业的发展有挺好的推动作用,“至少中国的富二代可能有更好的发展,富豪也会重视她们内在的提高,包括竞争力的培养,对金钱和爱情比较淡薄的情况会降低”。王振耀也介绍说,从日本的经验看,经过征收遗产税后,家族富过三代、富过五代的情况就多了代表建议可考虑开征遗产税,家族对于道德建设,对于整治能力建设都会好好多。因为中国几千年来没有这样一个概念,所以我们须要有一个学习的过程,“但无论如何,我认为应当是一个方向,遗产税并不是说单纯的收富商的税,对富翁的家庭、家风来说,是一种挺好的保护”。

中国开征遗产税须要考虑什么问题

中国开征遗产税须要考虑什么问题?调查显示,65.67%的受调查者表示“遗产税应针对富人征收”,56.70%的人觉得“应避免个人财产向美国转移”,56.17%的人表示要“着手完善个人资产档案管理和价值评估制度”,47.59%的受调查者觉得“开征遗产税要首先建立医保制度”,43.68%的人建议“遗产税应当在发达城市试点”,还有35.62%的受调查者觉得“遗产税与赠与税要统一征收”。

《企业所得税法》第九条规定:企业发生的公益性捐款总额,在年度收益支出12%以内的部份,准予在估算应纳税所得额时交纳。金树萍坦言:“有些企业家还是想把更多的收益投入慈善的,如果国家有更多的新政鼓励,他们会把更大的额度拿出来”。王振耀表示,以前的税法中规定的是3%的公益总额可以抵税,而新税法划定了12%的抵税比列,“这在世界范围内也不是一个落后的数字,只是我看到的好多富翁捐赠没有免税的意识,不知道免税的让利,捐款免税对于好多企业做慈善来说应当是个太积极的鼓励”。

虽然征收遗产税有例如限制财富过分集中,体现社会公正等作用,但对于遗产税的开征,很多人还是表示要慎重。中国社科院经济学部工作室校长韩朝华表示,开征遗产税的主要目的是缩小贫富差距,不使富人的后代轻易坐享其成,所以遗产税征收太重。但是近些年来,不少发达国家要废除遗产税,说可能会造成资本外流等情况,这也给中国国外要不要征收遗产税带来了好多争辩,所以如今处于一种不确定的状态。

心灵财富国际训练机构总裁李胜杰多年来仍然热心于慈善事业,他也觉得遗产税施行还有困难。他建议增强征收的起征点,主要针对富裕阶级,并且可以把遗产税和赠与税合二为一,防止财产转移。同时,他觉得,在中国征收遗产税后必须考虑到,目前的中国富商还是以她们创造财富业绩的多少来评价、衡量她们。如果遗产税比列增速很高,而他的态度仍是在意金钱、发展、个人成就,还没有从“小我”走到“大我”的精神世界里来的话,一旦忽然推出很大的征收比列,有很多人会认为不太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