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确定新主帅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这便是休斯敦火箭队选帅工作终于告一段落,新帅人选浮出水面后,火箭球迷的最直接感受:哎呀妈呀,可算选完了,不过谁能告诉我,这新教练到底是啥来头?

距离前任主帅迈克·德安东尼合同到期自动卸任,已经过去了相当不短的一段时间,坊间甚至一度传出了“因为在选秀大会上没有签位,所以火箭并不着急定下主教练人选”的说法。

在这个重要岗位经历了长达6周的真空期后,休斯敦火箭终于确定了队史上第15位主教练的正式人选:现年47岁的斯蒂芬·塞拉斯,在3人终选名单里脱颖而出,将在执教生涯中首次出任NBA球队主帅。

这也就是说,斯蒂芬·塞拉斯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菜鸟。

说经验丰富,是因为他在NBA制服组已经累积了20年以上的工作经验;说菜鸟,则因为他确实还从未担任过任何一支球队的正式主帅。

但或许也正是这样的身份,才让火箭选中了他。

火箭确定新主帅

塞拉斯这个姓氏,资历深一点的NBA球迷不会太陌生,勒布朗·詹姆斯进入NBA遇到的第一任教练就姓这个,那是保罗·塞拉斯,斯蒂芬·塞拉斯的父亲。如今他们成为了史上第五对都担任过NBA球队主帅的父子。

老塞拉斯在NBA可谓是鼎鼎有名,作为球员征战16年,3次夺取总冠军、2次入选全明星,1980年以37岁的年纪退役后,立刻成为了当时圣迭戈快船的主帅,此后在教练岗位上浮浮沉沉,一直干到2012年才退休,有这样一位父亲,小塞拉斯想进入篮球世界当然变得容易了许多。

2000年,在仅仅干了一年球探以后,斯蒂芬·塞拉斯就成为了父亲在夏洛特黄蜂队的一名助教,时年27岁的他,是全NBA最年轻的助理教练;而03年随父亲前往克利夫兰后,小塞拉斯则担任了骑士队球员发展教练一职,最主要的工作,陪勒布朗进行大量的个人强化训练,帮助这位超级天才雕琢自我、打磨技巧,这也成为塞拉斯和超级巨星相处的一个开端。

因为勒布朗2003年参加NBA夏季联赛时,球队的主教练也正是小塞拉斯,所以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称他为幼詹进入NBA后遇到的第一位教练。

火箭确定新主帅

从2000到2020,小塞拉斯在NBA当了整整20年助教,从当初被质疑成关系户,到如今有口皆碑的优秀助教,这一次终于多年媳妇熬成婆,得到了一个在主帅岗位上一展生平所学的机会。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火箭第一次钟情小塞拉斯了,2016年火箭上次选帅时,进入终选名单的就是两个人:小塞拉斯,以及德安东尼,但球队选择了经验更丰富、风格更鲜明的那个,而这一次,和小塞拉斯一起进入终极PK的则是杰夫·范甘迪和约翰·卢卡斯——小塞拉斯为何能从这份三人名单中脱颖而出,其实就已经代表了火箭选择了怎样的一条路。

这三个人里,中国球迷最熟悉的是杰夫·范甘迪,他是姚明当初在NBA合作时间最长的主帅,从2003到2007,此后范甘迪就再未在NBA任教过,迩来十三年之遥。这期间他坐在ESPN的评论席上,间或去美国男篮二队当个教练,但和NBA球队则一直有缘无分。直到这一次,此前一直有消息称,范甘迪是火箭主帅候选的领跑者。

选范甘迪意味着什么?那么久没有当教练,大家还是都对他的风格了解得一清二楚:他是帕特·莱利的弟子,是汤姆·锡伯杜的恩师,他对于防守的强调流淌在血液之中,一旦换他上任,就意味着火箭要变成一支防守为先的球队,两位MVP也要服从于团队纪律性的需求。

火箭确定新主帅

至于约翰·卢卡斯呢,可能在休斯敦这个地儿,他的名气比范甘迪和塞拉斯加起来都要大。

1976年NBA选秀大会首轮第一顺位,约翰·卢卡斯被火箭队选中,但身为状元,他的球员生涯起起伏伏,不仅从未入选过全明星,1986年第二次效力火箭时,还因为毒品问题被球队直接开除,但最终叶落归根,1990年他又回到了火箭退役——前后3次效力,这就是为什么他的儿子约翰·卢卡斯三世,在少时曾经是一名火箭球童。

随着岁月渐长,老卢卡斯不断改邪归正,他在NBA也当过几支球队的主帅,但重点是,后来的他远离喧嚣、回顾宁静,找到了自己最喜欢做的事:他在休斯敦地界上不断开班授课,过去10年间这个地方出来的天才高中生,几乎全部受过他的点拨,而后来老卢卡斯名声越来越大,全美的年轻人都来找他指点迷津,他除了传道受业解惑,甚至还以亲身经历告诫年轻人,千万不能沾染不该碰的东西。

正因如此,火箭从2016年德安东尼上任伊始,也给卢卡斯安排了一份工作:球员发展教练,也就是小塞拉斯30岁干的活。球员发展教练往往是一支队里年龄较小、层级较低的助教,他们比较少参与技战术层面的设计,更多负责陪伴球员的,放眼全NBA你也很难找到老卢卡斯这样年过六旬、资历显赫的球员发展教练。

但这份工作,老卢卡斯却干得乐在其中。

火箭确定新主帅

所以可以想见,老卢卡斯一旦上任,那新赛季的火箭,在比赛方式上多半会萧规曹随,按着德安东尼的路子继续来。与此同时,卢卡斯绝对能够和哈登、威少这两大明星相处融洽,让他们有一个还不错的队内氛围,同样在此前的报道中,以哈登为首的火箭球员们最支持的新教练正是老卢卡斯。

所以其实火箭这一次的3名候选教练,代表的就是三条不同的路:选范甘迪,就意味着把之前的比赛方式彻底推翻,接受一种全新的篮球哲学;选卢卡斯,则代表着火箭还是延续之前的比赛风格,让哈登去发挥他的球星威力。

最终火箭的新管理层,决定在二者之间取一个折中:《体育画报》的迈克尔·夏皮罗在评价斯蒂芬·塞拉斯这一选择时,就非常精确地形容,“whom will tweak the team rather than overhaul it”,塞拉斯不会对球队做彻底地重建,但一定会做出一些调校。

不变不行,因为过去一个赛季的火箭,尤其是季后赛的表现难以令人满意;大变似乎也不合宜,这毕竟是一支拥有两位MVP的球队,而且现在要出手其中的一位,恐怕也未必能卖得上价。

所以他们在寻找一个能从珍珑棋局里,只下一手,就能让满盘皆活的人。

火箭确定新主帅

那这个人为什么是斯蒂芬·塞拉斯?

几点原因,第一,他也非常懂得如何和明星球员共处,他不仅是幼詹的陪伴者,而且生涯当中和斯蒂芬·库里、肯巴·沃克、卢卡·东契奇等外线核心都有过良好的合作,这是他和哈登合作的一个先决基础。

第二,20年来他博采众家之长,终成出色的进攻专家,2019-20赛季正是在他的推动下,看上去牌面并不十分突出的达拉斯独行侠队,打出了NBA历史第一的进攻效率。如果不是他过去全无主帅经验,火箭可能都不必如此犹豫。

最终,在美国时间周二,火箭队管理层邀请球员们共同参与了一次Zoom视频会议,当球员们也对这位新教练表示支持后,范甘迪和老卢卡斯在当时其实就已经出局了,剩下的就是合约谈判问题,火箭给出一份4年合同就此锁定小塞拉斯。

和塞拉斯合作过的主帅们,无不对他交口称赞,卡莱尔就说,“火箭绝对做出了一个好选择,正是有他过去两年的帮助,达拉斯才得以重返季后赛。”

至于在黄蜂时期的搭档史蒂夫·克利福德教练更是表示:“人人都说他是一个极佳的进攻教练,但在我看来,他的防守同样杰出,还是一个极其擅长和球员沟通的人,在NBA和太多教练合作过,我相信他能带领球队打出真正平衡的篮球,这可是一个每天都做好了准备的家伙。”

火箭确定新主帅

平衡的篮球,这件事非常重要。因为真正能在NBA走到最高舞台的球队,一定都是攻守均衡的,过去一个赛季湖人、快船、雄鹿之所以被广泛看好,恰恰也是因为他们都有出色的攻守配置,所以让球队从极端回归均衡,放弃那个全员2米以下的阵容,可能是塞拉斯上任后的第一要务。

你可以想见,火箭的挡拆进攻该恢复了,他们或许可以将至关重要的一份中产合同给到一位内线,比如用这570万去试试看,能不能签下他们在交易截止日前就非常感兴趣的雷霆替补中锋纳伦斯·诺艾尔,当卡佩拉远走之后,火箭需要一个能陪哈登挡拆的顺下高手。

要知道,以哈登的挡拆能力,上赛季每场通过5.6次挡拆拿5.5分,这一数字在全联盟仅仅排名第37位;而另一边在独行侠,东契奇则每场通过13.3次挡拆拿13.7分。

火箭不需要放弃三分,上赛季全NBA的三分出手数,火箭第一独行侠第二。但与此同时,如果东契奇可以和德怀特·鲍威尔,乃至克莱伯一起,打出令人惊叹的挡拆,哈登和诺艾尔或者别的某位内线,也完全可以做到。

当然,以上只是站在旁观者角度的一些揣测,斯蒂芬·塞拉斯作为火箭新帅的工作,简直千头万绪,毕竟这支球队一度走火入魔,阵容调配空间所剩无几。作为常春藤名校布朗大学的毕业生,塞拉斯,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火箭确定新主帅

最后讲一点有趣的事情。

NBA的历史上就是这样充满着无限巧合:2003年6月,斯蒂芬·塞拉斯的父亲,保罗·塞拉斯是当时火箭主教练的候选人之一,汤姆贾诺维奇离任后,火箭的意中人包括了拉里·布朗、老邓利维和老塞拉斯等等,但他们最终选择的,正是杰夫·范甘迪。

但老塞拉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很快去骑士队上任了,而骑士炒掉的主教练,则正是约翰·卢卡斯。17年后,小塞拉斯终于击败了范甘迪,而卢卡斯则将被火箭留下,来辅佐这位新主教练,甚至据《休斯敦纪事报》的乔纳森·费根透露,火箭的助教团还可能包括杰夫·霍纳塞克、内特·麦克米兰等拥有主帅履历的资深教练。

无论如何,选择小塞拉斯后,便意味着火箭要正式翻开新的一页了,历数过去数年间在NBA带队夺冠的教练:巧了,史蒂夫·科尔、泰伦·卢、尼克·纳斯乃至弗兰克·沃格尔,都是在带领球队的第一年,就扶摇直上捧起了冠军奖杯,其中前三位甚至都是以菜鸟主帅身份夺冠的。

塞拉斯是否有这样的幸运,我们尚不得而知,但相信他至少可以让火箭重新回到更正常的飞行轨迹中。

等了一年的中国火箭球迷,至少值得看一些更好看的比赛。